1 頁 (共 1 頁)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1月 22日 , 09:40
Yuchi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封占強、戴寶宴被邪靈騷攪三十年

載自“宇宙光”雜志2000年6月號

  洋娃娃替代四面佛

  泰國某個村落,住著一群流离失所的中國人,他們大半是邊疆云南的少數民族,因抗戰而定居于此。泰國是個滿天神佛之地,三不五時就天廟小廟,一座座一落落,香煙 、氤氳四溢,鼎盛非常。封占強就在這樣環境下長大。

  封占強個儿不高,卻面容端正,是個腳蹈實地的午輕人。這天,他帶著新婚不久的妻子來到“中國人難民村”中,請人為他作法。當他擠進万頭攢動的人群里,好不容易擠到法師面前,才站定住,法師就朝他走來,一雙陰郁的眼睛,就在他身上來回瞧著,并用喑啞的聲音對他說.“你命中注定有兩個老婆,”法師轉眼指著他身邊的戴寶宴說:“除了她,你還得娶四面佛為妻,這可是你的榮幸呀!”

  “什么?”听得一頭霧水的封占強,擁著身旁的妻對法師說:“她叫戴寶宴,是我唯一的妻,我只喜歡她,我不要再娶誰了。”法師冷冷的瞥眼看著封占強,束起袖,掐指算著,“你要不要娶四面佛,她會跟你一輩子。”
“能破解嗎?”直冒冷什的封占強急忙就問。
“有,”法師胸有成竹地說:“你去買個洋娃娃代替佛祖,夜晚在床頭點上兩支紅蜡燭,抱著洋娃娃一起睡就好了。”

  听了法師的忠告,封占強沒有半刻猶豫,拉著妻子就去買洋娃娃,可是他們卻不知,從那一刻起,只要黑夜降臨,都將帶給他們不安和恐懼。 蜡燭炮彈

  戴杏蓉是戴寶宴的小姑姑,長年旅居美國,卻對戴寶宴疼愛有加,不論戴寶宴在泰國或回台灣,或是后來去了天陸,只要她一得空,就會去看她。

  這回戴否蓉路經泰國,怎么地想不到會遇上戴寶宴夫婦被怪力亂神之說困扰。她听著戴寶宴用著极度不安和恐懼的聲調說:“夜晚,我們按著法師的指示將蜡燭點起,占強也抱著洋娃娃入眠,可是,床頭的蜡燭,會突然像炸開的炮彈,四處逃竄,”說著,戴寶宴下意識地看著四周,很不自然地又說:“我們嚇得躲都不敢躲,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戴杏蓉握著戴寶宴的手透著一股安定与溫暖,戴寶宴在這小姑姑的眼中彷佛見到一种篤定,讓她頗為稀奇,“姑姑,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你怕不怕?”她好奇地問著戴杏蓉。

  “有什么好怕的?我有耶穌呀!”姑姑笑笑地答。戴寶宴只當姑姑是開玩笑.“唉!又是耶穌!這神話我已听過好多年啦!”但心中的憂愁和恐懼,依然占据著她,使她夜不能眠。

  “她”在作怪

  自從封占強和戴寶宴結婚之后,就馬不停蹄地為戴寶宴的哥哥在圣誕飾品加工厂工作,忙進忙出,沒有半點喘息時間,一個禮拜,甚至就有三天加班到凌晨一、兩點。一天午后,封占強剛送貨回厂,便累得倒在椅上睡著了。片刻之久,當他睜開眼睛時,竟是動彈不得,“怎么搞的,連白天也遇鬼了嗎?”他心里想著。遠處工人走來見狀,只覺他的表情有些异樣,沒多想也就走開了。半晌,行動自如后,他便馬上從椅子里跳起大聲斥喝著,“你們這群家伙怎么搞的,看我動彈不得,就沒人肯推醒我嗎?”工人們一個個听得丈二金剛,封占強卻知道是“她”在作怪了。

  晚上臨睡前,封占強提醒著戴寶宴,只要他發出奇怪的咕噥聲,一走要馬上將他搖醒。

  夜闌人靜,戴寶宴卻輾轉難眠,緊張的摒息靜气注意著封占強的狀況,其實,精神上她早已不胜負荷,可是,她的心就像雷鼓在敲打一樣,就是無法安心入睡。

  “啊…”封占強一叫,突然把在沉思中的戴寶宴嚇了一跳。

  “占強,怎么了,你醒一醒呀!”戴寶宴疑心看著四周是而有异樣,可是并沒發現什么,但封占強卻尖叫不斷、冷汗直冒。戴寶宴不斷地搖著他,待要將他拉起時,封占強卻睜開眼睛說:“別拉我呀,我好累,”气若游絲又閉起了眼睛,“‘她’剛剛變成一只大章魚來抓我,我好不容易才掙脫掉,千万別再拉我了。” 封占強的話,像似遠古傳來的魔咒一般,嚇得戴寶宴更不敢睡了。

  隱憂重重

  人說家和万事興,一個家族能融洽相處,是件非常值得珍惜的事,但很少人能夠体會到這樣的幸福。自戴寶宴嫁給了封占強以來,不是擔心夜晚鬼怪的騷扰,就是疲于奔波在家族事業的打拼上,或是周旋在丈夫的大伯、小姑中。從早到晚,她必須要像充足了電的机器人一樣,不能安歇、不得安靜,漸漸地,她和封占強的夫妻關系,也變得貌合神离、名不符實,直到封占強住進了醫院。

  “你為什么耍住院?”戴寶宴大惑不解的看著健壯如牛的封占強問。封占強眉峰間露出一絲憂慮,又极其無奈的聳聳肩說:“誰知道,我不過是陪小妹去看病,順道做個例行檢查,結果竟檢查出肝病來,醫生要我住院休養,否則再不要命的工作,遲早會把命給做掉。”

  結婚至今,沒有好好休過一天假的他們,卻因為突如其來的肝病,意外獲准兩個禮拜的病假;于是,他們不僅利用著休息、更在這兩個禮拜里,將許久沒說的話、沒分享過的心事一吐而盡,這才赫然發現,彼此都有著許多無奈与壓力。而這一切,皆不來自對方,而是家中其他成員或工作,當然,也有來自靈界的搔扰。

  誤會冰釋,兩人重修舊好,一切也都盡在不言中,他們才幡然醒悟到兩人的婚姻生活該要做調整了。

  不可“背叛”佛祖

  封占強病愈兩個月后,就与戴寶宴轉移至大陸工作,此時,他們已不若在泰國的忙碌了,閒暇時,還會到香港逛街、看電影,不知不覺中,兩人的感情又變得如膠似漆,過著只羡鴛鴦不思仙的生活。

  大陸的生活愉快而輕松,封占強也只有在精神不濟時才會被惡靈纏身,因此,只要閒來無事,他們夫妻兩人總會大廟、小廟到處拜,但每做完一次法會不久,又要再做一次,不僅于事無補,還徒然勞力傷財,使他們不堪其扰,直到姑姑戴否蓉來到香港看他們,他們才再次獲得新机。

  “怎么啦!”方才踏進机場玄關的戴杏蓉,已見滿臉倦容的戴寶宴。
“小姑姑,怎么辦,那些靈總纏著占強不放,我好害怕,會不會它們哪天,一不高興就把我們全都害死呀!”拉著從未放棄關心自己的小姑姑,戴寶宴迫不急待、一股腦儿將他們遇見的事告訴信耶穌的戴杏蓉。只是,當戴杏蓉再次耳提面命向她提到耶穌時,她仍不肯接受,主要也是害怕“背叛”佛祖后,會發生不可預料的災難。

  如此神奇

  當天晚上,封占強又被惡靈搔扰,戴寶宴卻放棄掙扎了,心想,反正“它”只會上到封占強的身上,根本与她無關,干脆好好睡覺吧!誰知,這次封占強很快擺脫了惡靈,惡靈卻轉到她的身上。“天哪!”惡靈壓在戴寶宴身上,她心中直叫苦,害怕得不知怎么辦,說時遲那時快,小姑姑說的耶穌,竟在一瞬間閃進她的腦海里,“耶穌啊,救我!”從不曾禱告的戴寶宴,在“它”只上到膝蓋時,千鈞一發之際叫喊著耶穌的名,就感覺到它像皮球一樣彈了出去。

  “太神奇了,難道真有耶穌!”惊魂甫定的戴寶宴想著,然后急忙起身搖醍一旁的封占強說:“剛才我也被壓了,可是當我急喊耶穌的名時,它竟然像皮球一樣彈走了。”封占強以為戴寶宴在說夢話,倒頭又睡了;但有了這次經驗,戴寶宴決心要相信一次耶穌。

  于是,她拙嘴笨舌的開口禱告:“耶穌啊,我拜過無數神佛,但我似乎沒有得著真正的平安,反而只有擔惊受怕,如果你是真的,求你不要讓它再靠近我,幫助我,讓我能夠有很好的睡眠。”日复一日,戴寶宴從不敢懈怠地禱告,漸漸地,她不再因害怕而依賴封占強,寂靜無聲的夜晚,她也不再因恐懼而無法人睡。

  戴寶宴的心像似突破牢籠的鳥儿,快樂又安詳,使她意外体會到原來真的有耶穌的同在!而他的同在,不僅為戴寶宴免除許多的恐懼与緊張,也讓她重拾對生命的盼望。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抱著宁靜、安詳的心情,預備回台灣待產了。

  脫离惡靈

  陪著妻子回台待產的封占強,因拿不到在台居留證而無法工作,只得待在家中幫岳父做些事。“寶宴,”一天夜晚,又被惡靈弄得少了三魂七魄的封占強,煩惱的跟戴寶宴說:“明天,你陪我全省求神好不好,我一定要除去纏在身上的惡靈才行。”

  “好呀!”一心希望封占強快些脫离惡靈纏扰的戴寶宴,想也不想就點頭說好。于是,他們又開始走訪各大廟宇,從新竹起,直往中、南部行,繞了一圈又由台東北上,法事不斷在做,甚至借了錢做,但惡靈依舊不斷侵扰,心灰意冷的封占強已不知如何是好,糟的是,原本已不再惶然不安的戴寶宴,在跟著不斷求神拜佛中,又變得疑神疑鬼,擔惊受怕。

  光陰似箭,當戴杏蓉回到台灣再見戴寶宴時,早已了然于心,戴寶宴只好將心中的不安,全盤托出,“我以前背叛佛 ,以為會有災難,卻因為有了耶穌,才使我得以平安、自由。”說著,戴寶宴已淚如雨下,“可是,我今天卻背叛了耶穌,我實在不敢開口禱告,深怕他不原諒我。” 握著戴寶宴的手,戴杏蓉溫柔而理解的對她說:“耶穌的愛,是一种永不止息的付出,沒有人能像他一樣的愛你,”停頓片刻,戴杏蓉繼續又說:“他就像我們在天上的父親,只要你告訴 你的狀況,他不但會原諒你,還會永遠用愛來愛你,使你重拾平靜、安詳的生活。” 听到戴杏蓉如此說,戴寶宴這次再也不遲疑,馬上就隨著戴杏蓉一起禱告,希望能盡速脫离纏繞在她生命中占据已久的黑暗与恐懼。

  最后決定

  一個陽光燦爛的清晨,戴寶宴的大姑姑由台北南下,到一間出名的廟宇求取平安簽,不料,卻在回程途中車禍喪生。聞此不幸,封占強心中的哀傷油然而起,默默想著:“有什么用呢?去廟中求佛求平安,竟還是無法‘平安’回家,甚至喪命在外,那求佛拜神還有什么意義呢?” 戴杏蓉知道占強心里的疑惑,盡管自己心中也傷心不已,但仍告訴封占強耶穌的愛。那一回,戴杏蓉的話,他終于還是听進了一句。

  那天晚上,他的心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焦灼得睡也睡不著,突然間,感到“它”又近身了,情急下,他想起戴杏蓉對他說的話:“你能求的神、拜的佛,都求過也拜過了,法事做了又做,也都沒能幫你消災解難,但耶穌不用花你一毛錢,只要你愿意開口,他就會幫助你,既不傷神也不費財,為什么你不嘗試一下呢?”于是,他也開口求耶穌幫忙。

  連續三天同樣的禱告,讓封占強平安無事的度過三個夜晚,但第四天他疑惑了,心想,不可能有這么靈驗的事,或許只是湊巧,索性就不再禱告,看它會不會近身?才這么一想,它真的又來了,當封占強掙扎半天,終于解脫后,他開始認真誠懇起來,他跪在床前誠心的禱告說.“耶穌呀,今晚你若不再讓它接近我身,我就決定相信你了。”

  泉源

  很奇妙的,當封占強与戴寶宴放棄過去求神拜佛的生活,愿意全心相信耶穌時,惡靈竟真的再也無法接近他們。從上帝而來的愛与平安,就像溫暖的陽光,在每一天的日子里包圍著他們,使他們不再擔惊受怕。尤其讓封占強与戴寶宴覺得稀奇的是,當他們受洗成為基督徙的兩天后,封占強的在台居留證,也順利核准發了下來,使他們在感恩之余,更發現他們所信的上帝,原來是一位在大事、小事上都會看顧他們的神。

  對他們來說,基督信仰,不只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而是他們能獲得平安、樂樂的泉源!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1月 22日 , 14:06
靜慮
法師轉眼指著他身邊的戴寶宴說:“除了她,你還得娶四面佛為妻,這可是你的榮幸呀!”


四面佛是印度婆羅門教神祇,原是婆羅門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梵天,據說是創造天地之神。在東南亞、泰國被認為是法力無邊,因為是掌握人間榮華富貴之神;其四面分別朝向東南西北,供信眾祈福。由於外形近似中國佛像,中文譯名多為四面佛,但事實上四面佛不是佛,所以準確而言應譯為四面神。既然四面佛是創造天地之神,那神格可是非常高級,又怎麼可能自甘淪為凡人之妻?何況!四面佛若在人間應算是男性,絕不可能嫁給凡人,所以,封占強所遇到的四面佛當然是邪靈假冒的,而且是非常荒謬的!

這些假冒神佛的邪靈一遇到基督教的神明當然是被痛宰,但若真的是佛菩薩,一遇到基督教的神明當然是反過來「痛宰」對方囉:

另一個故事是張于念慈講述的。她現在居住在美國。她是金陵大學生,而這是一間基督教的學校,但她的丈夫張澄基居士是佛教徒。當她們與我在噶林邦相遇時,她們剛只結婚幾個月,事實上,那時她還未信服於佛教。她的丈夫請我舉行一個度母火供。她看到那些珍貴的供品將要投入於火中,這對她來說,就像是『明珠暗投』(比喻把珍美之物獻給不能賞識者)。於是她的疑慮不停地困擾著她直至睡眠時,她生起了惡念並對自己說:「若果度母真的有感應的話,請示惡夢予我」。於是她輕易地夢到了死屍和骷髏。她驚醒後,又再生起惡念而說:「那還不足以證明,除非我即刻生病了」。結果她便忽然發高燒起來。但她依然不服,更大胆地詛咒說道:「請在後日早晨舉行火供之前,令我家庭發生大故」。而這天就是我選擇舉行火供日期的前一天。

是日黃昏,她與其丈夫爭吵。後者便跑來見我,問道:「我聽說當您被昆明的李世華先生邀請時,曾向他的身體豎立一指,而令惡魔遠遁,以及他覺受到全身輕鬆,是真的嗎?」我回答:「是!」過後他便請我也對他做同樣的作法,並說道:「如果我能獲得輕鬆的感覺,我將離開我的妻子,跟隨您成為一名隱士」。我婉拒了他。因為李的惡魔,只是一個惡習的煙鬼而已!那時候我尚不知道他們夫婦之間的不和,而一件非常危險之事正發生在他妻子的身上,當張澄基離開她而來見我時。她服食了多份量的安眠藥,並以白蘭地吞之,也寫下了兩封遺書;一致警察局,謂是自願自殺,與其丈夫無關。另一封遺書,謂有餘款十千盧比贈給她的僕人黃果宗先生。

那是十分的幸運 ,正當她寫好給僕人的遺書時,其僕人進來請她用晚餐。發現自殺情形後,他便急召醫生。經醫生的救治後,把所有安眠藥吐出來,她才得救了。

而事實上她們爭吵的內幕只是一段悅人的、可愛的、美麗的,不為人知的秘密。隔日我到她家去舉行火供時,她才坦白地對我說起事故。但以惡念來祈禱證實為相當危險的。這差一點就造成了一半的離異和另一半的喪命。

後記:伊始知所謂大故,竟是自食其果,從此不敢不相信火供之威力也。其妻以後正式與其夫同修,今在美國弘法。又補述者:是日火供觀兆,其中時有煙起,應主中斷之障。余在回向後,舉印置頂,回遮時,每哈一聲,其煙隨風反向而去,凡七哈,而回風反煙凡七次。余因斷定曰:「兄此次習定,時有小障間斷。如七次哈回風反煙之後,風不再和煙來,則火供已為回遮;既七哈而七至,則中斷不可免也」。其後果然。彼夫婦親見回風反煙之相,記此亦可證明火供之效驗也。(此後記乃依《曲肱齋全集》第十八冊〈護摩儀軌集〉──『綠度母息法火供儀軌』補誌之。)

註:此文是漢譯自陳健民祖師的英文著作《如何發起菩提心》,第二章〈願菩提心〉中之有關度母感應的真實事蹟。願諸行者,咸蒙度母加持而得成就,早日成佛。


建議基督教牧師常與法力高強的佛教法師舉辦「早餐祈禱會」,然後,.........呵呵呵呵.........心照不宣啦!反正基督教牧師是沒這個膽的! :lol:

To 靜慮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3月 28日 , 17:41
wing
Hi 你好,這論譠叫“聖經之世界瞭望台論譠”,是給基督徒分享、交流的地方,你應該是佛教徒,是嗎?為何要上這個網呢?要是你想多點了解基督教,我相信所有弟兄姐妹都會盡力本着聖經回答你的問題,可要是你不懷好意...........我覺得做人應有同理心,要是有人嘲笑你所信的,你會有甚麽感覺?

可能會有一些基督徒做同樣的事,但這不是神所教的,耶稣是和平之子,他教導我們不要為自己申冤,他要我們與人和睦,甚至要愛仇敵,佛教不也教信徒要與世無爭,要慈悲為懷嗎?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3月 30日 , 17:15
shenai888
建議基督教牧師常與法力高強的佛教法師舉辦「早餐祈禱會」,然後,.........呵呵呵呵.........心照不宣啦!反正基督教牧師是沒這個膽的!

那佛教僧團為何到現在還沒正式邀請基督教牧師舉辦「早餐祈禱會」?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4月 27日 , 13:34
wing6532
那個wing後來也不敢來這裡哭號呵呵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3年 8月 29日 , 23:38
Rock
那些人只敢來這裡放幾聲砲
因為對父神的信仰都被三一神教神職人員誤導
以致缺乏那來自父神藉著聖靈所賜的勇氣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2月 21日 , 00:54
嬌玫愛
四面佛或四面神應該是古代一位富有的智者,他與現代那些邪靈冒牌貨無關....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9月 18日 , 10:35
joechan
也對

Re: 從“四面佛”邪靈得釋放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9月 18日 , 10:42
陸者師
何況!四面佛若在人間應算是男性,絕不可能嫁給凡人


你怎麼知道四面佛若在人間應算是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