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宣教士的貢獻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國萬民都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並且教導他們遵守我所給你們的一切命令(太28:19-20)

女宣教士的貢獻

文章rebuild » 2016年 12月 13日 , 17:47

女宣教士的貢獻
梁玉燕宣教士 | 宣教士簡介


我曾在《暹羅之金》(Siamese’s Gold by Alex Smith) 一書中讀到幾位女宣教士的生平,深得激勵,願藉此與各位分享:

安娜積臣太太(Ann Hasseltine Judson)是從沒有機會親身到過暹羅(泰國)的一位宣教士。她隨著丈夫─亞多米路積臣(Adoniram Judson)這位宣教先鋒在緬甸渡過十六年的日子(1813-1829)。當時女宣教士有很多的限制,不可以隨便的四處走動,也不可以隨便與男性交談;而且認識字的都是一群男性的佛教徒。她為了要負起翻譯的工作,需要學緬文和泰文,因當地的文化傳統及男女授授不親之緣故,她特地在花園建築一個涼亭,邀請當地老師來教她語言,也藉此做翻譯的工作和傳講福音。她把丈夫所寫的福音單張和基督教基本真理翻成泰文,在一八一九年由印度的加里威廉士浸信會印刷館印發出版 (William Carey’s Baptist Press)。安娜積臣一生忠心的留在緬甸事奉直到離世。

哈維爾侯士太太(Mrs. Harriet House 1856-1876) 開了暹羅教育的先河,在當地首先設立了女子學校,打破了封建的佛廟和尚教男生的師徒制度,讓女性也有機會受教育。

愛娜高(Miss. Edna S. Cole) 是一位忠心堅守在泰國宣教工場上的單身女宣教士。她默默無聲地在泰國服事了四十六年 (1878-1924)。另一位是登納太太 (Mrs. E.P. Dunlop) 她陪伴著先生探訪、開荒傳道三+三年,先生在泰國回天家後,她繼續留守當地再服事七年才離開。他們所住的房子是當時泰國人住的竹房子,是用茅草蓋頂那種非常簡陋的房子。他們一家是道成肉身切實與本地人認同的宣教前輩。

此外筆者在宣教工場也遇見過不少中外的宣教士太太,這些女宣教士除了看顧在成長中的兒女外,也是工場中最忠心的代禱勇士;甚至有些家庭為了專心的開荒植堂,而決定將兒女送到寄宿的學校中,這是宣教士家庭另一種的擺上。我曾有機會聽到這些母親們想念孩子的心聲,也常有機會和宣教士的太太們為孩子向神祈求。

筆者在宣教生涯中遇到三位啟蒙的女宣教士,她們對我的宣教事奉有深遠的影響。

歌卓樂宣教士(Miss. Gerture Clerk)已回天家了。一九八七年,筆者在中美洲洪都拉斯短宣時,遇到八十多歲的歌卓樂宣教士;親耳聽到她的分享:她是在美國經濟大衰退時(1930年代)上宣教工場的。在那段艱難的日子裡,她決心要完全的仰望主的供應,便帶著一部腳踏的風琴和足夠買一隻驢子的錢,前往當時連一條柏油路都沒有的洪都拉斯宣教。學了一點西班牙語之後就開始她的服事,每星期六一大清早騎上驢子,走了大約五至八小時的路程才到達另一個山頭的村莊。她的琴聲一響、村民就會出來接待她。晚上村民圍著火聽她講述聖經故事。星期天有敬拜和主日學,下午是教導男士的唯一機會,因為平日他們都在田間作工。星期一至五的早上是教孩子的時間,午飯小睡之後便是教導婦女的時刻。大部份的日子,歌卓樂宣教士都要負責帶領兩、三個村莊的事工。當其他宣教士要回國述職時,工作便由仍留在工場中的同工來分擔。有人問她最多曾肩負多少個村莊之時,她的回答是八個村莊。

當您看著這位個子嬌小的老宣教士時,實在很難想像她當年騎驢子攀山越嶺的樣子。到了八零年代時,洪都拉斯已有自己的神學院,並且是由本地的神學老師負責領導,不須依靠外來宣教士教導。歌卓樂宣教士的一生對宣教工場的貢獻雖然沒有記載於紙張上,也沒有被一一的數算過,但當日她在洪都拉斯忠心耿耿的服事,肯定是主所喜悅和滿有果效的。

筆者九零年在澳門服事時,第一個月就被一對已到退休年齡的宣教士夫婦邀請吃午飯。迪更生太太( Mrs. Leona Dickinson) 飯後和我分享的一段話叫我一生都受益。她知道我是差會派到澳門的第一位單身宣教士,雖然在神學院有同工、其他的老師和學生,但每個宣教士能找到坦誠分享及彼此代禱的朋友並不容易的。她教我無論在那一處註守服事都要求主賜下一兩個代禱的朋友、定時的一起禱告彼此支持。

筆者在工場事奉了十九年,在不同的大小市鎮生活,每一處主皆賜我一位女同工作禱伴,使我不致於孤軍作戰,她們與我同甘共苦,更和我共嘗了主無數的恩典。九三年被轉派到泰國,在學習泰語的期間認識了明浩老師(Miss. Dorothy Mainhood)。有一次在交談中,她提到宣教士如何適應工場。她說:若我們帶著一個欣賞當地文化的心態,我們必定會樂意服事本地人,也能長期的住下來。自此以後我經常提醒自己要欣賞本地文化並尊重別人與自己的不同思想。筆者是在美國成長,因此也養成了坦誠的心,加上信主後學習以主愛去愛別人。所以,在泰國十多年的服事中,主賜我好幾位如同親人的宣教同路人。

其實,無論是男是女宣教士都有某些需要是一樣的。一般來說,宣教士可能會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未必會寫自己的傳記。但當他們離世後,可能會有人把他們的生平寫出來。從許多宣教士傳記中,看到大部份女宣教士都樂意做協助的工作,她們並不在乎是台前或是幕後的服事,她們只是為了天國的福音甘心樂意默默的事奉。然而,她們卻成了宣教工場絕對不可缺少的生力軍。


(作者為華傳宣教士,現在美國進修宣教學博士)


華傳 第84期
http://gointl.org/?q=gointl/magazine/56/node/966
頭像
rebuild
群組:正式會員
 
文章: 6
註冊時間: 10.2013
Gender:

Re: 女宣教士的貢獻

文章礙主无悔 » 2016年 12月 14日 , 19:00

Ann Hasseltine Judson
圖檔

Mrs. Harriet House
圖檔

Miss. Gerture Clerk
圖檔
頭像
礙主无悔
群組:正式會員
 
文章: 19
註冊時間: 08.2014
Gender:


回到 "宣教腳蹤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