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從 缺 憾 到 祝 福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
再者、二人同睡、就都煖和.一人獨睡、怎能煖和呢。(傳4:9-11)

版主: black, panda


轉貼--從 缺 憾 到 祝 福

文章嬌玫愛 » 2014年 6月 13日 , 20:42

轉貼--從 缺 憾 到 祝 福



從 缺 憾 到 祝 福

「 喂 , 我 … 我 懷 疑 自 己 有 同 性 戀 傾 向 , 我 想 … 我 需 要 輔 導 。 」 這 個 電 話 就 開 始 了 我 三 年 不 間 斷 的 心 理 輔 導 。

記 得 那 年 我 才 十 七 歲 , 心 裡 非 常 焦 急 , 知 道 再 不 改 變 後 果 不 堪 切 想 。 其 實 , 從 十 二 歲 開 始 , 剛 剛 意 識 到 性 是 甚 麼 一 回 事 的 時 候 , 我 已 是 被 同 性 吸 引 , 對 女 性 就 毫 無 感 動 。 起 初 , 我 以 為 這 只 是 一 個 過 渡 期 , 因 為 從 書 本 上 得 悉 青 春 期 的 男 女 , 總 會 對 自 己 身 體 的 發 育 正 常 與 否 產 生 許 多 疑 問 , 因 而 對 其 他 同 性 的 身 體 亦 產 生 興 趣 , 藉 此 確 定 自 己 。 不 幸 地 , 當 男 同 學 們 再 不 玩 那 個 「 摘 桃 」 遊 戲 , 開 始 玩 「 追 女 孩 」 的 時 候 , 我 就 依 然 故 我 , 一 點 改 變 也 沒 有 。

社 處 臨 床 心 理 學 科 的 吳 姑 娘 告 訴 我 要 改 變 性 取 向 是 很 難 的 , 過 往 成 功 的 案 例 也 極 少 , 幫 助 我 接 受 自 己 就 倒 容 易 。 然 而 , 當 時 的 我 是 何 等 懼 怕 「 同 性 戀 」 這 帽 子 , 決 意 再 難 也 要 改 變 。 後 來 經 過 三 年 的 時 間 , 我 雖 然 仍 沒 有 改 變 , 但 真 的 總 算 可 以 面 對 自 己 。 我 好 比 一 個 身 體 有 缺 憾 的 人 , 最 初 想 盡 辦 法 尋 求 醫 治 , 最 後 失 敗 了 , 就 只 好 面 對 及 接 受 自 己 的 缺 憾 。 我 常 套 用 一 句 廣 東 俗 語 來 形 容 這 狀 況 , 就 是 「 有 頭 髮 , 誰 想 做 禿 子 ? 」 。 與 身 體 的 殘 缺 不 同 之 處 就 是 他 們 的 缺 憾 別 人 會 了 解 及 同 情 , 我 的 缺 憾 就 只 好 永 藏 心 底 。

可 以 面 對 自 己 並 不 等 於 可 以 面 對 人 群 , 生 活 上 的 一 些 喜 與 哀 仍 然 無 法 跟 家 人 和 朋 友 分 享 , 就 連 一 個 真 實 的 朋 友 也 沒 有 , 口 邊 只 掛 著 一 大 堆 的 謊 話 去 掩 飾 自 己 的 性 向 。 三 年 當 中 , 我 亦 曾 暗 戀 一 位 男 同 學 , 但 除 了 到 吳 姑 娘 面 前 傾 吐 這 一 切 , 我 還 可 以 作 甚 麼 呢 ? 因 此 接 受 輔 導 便 成 了 我 當 時 最 大 的 樂 趣 。

到 了 外 國 , 開 始 留 學 的 生 涯 , 因 為 認 識 了 一 班 基 督 徒 朋 友 , 加 上 自 己 內 在 的 鬱 結 , 不 到 幾 個 月 便 決 志 信 耶 穌 。 信 主 以 後 , 矛 盾 又 來 了 , 看 到 羅 馬 書 一 章 26 - 28 節 的 經 文 , 叫 我 不 能 不 重 新 估 計 對 同 性 戀 的 看 法 。 原 來 這 不 是 「 缺 陷 」 , 而 是 「 罪 」 。 我 深 信 神 是 全 能 的 , 祂 能 夠 洗 淨 我 們 一 切 的 罪 , 包 括 「 同 性 戀 」 。

當 我 站 在 水 池 將 要 受 浸 的 一 刻 , 我 作 了 這 樣 的 一 個 禱 告 , 我 說 : 「 主 啊 ! 求 您 赦 免 我 的 一 切 罪 過 , 包 括 同 性 戀 的 罪 , 我 為 此 非 常 痛 苦 難 過 , 多 次 嘗 試 也 沒 法 勝 過 , 如 今 藉 著 主 您 的 寶 血 , 我 知 道 我 必 定 能 勝 過 。 當 我 從 水 裡 出 來 的 時 候 , 便 是 新 造 的 人 了 , 求 您 就 把 我 變 成 異 性 戀 者 罷 ! 」

奇 蹟 並 沒 有 出 現 在 這 個 初 信 的 小 子 身 上 , 雖 然 有 點 失 望 , 但 我 知 道 信 心 是 要 加 上 行 動 的 , 所 以 在 課 餘 的 時 候 我 常 到 圖 書 館 , 翻 看 一 些 心 理 學 在 治 療 同 性 戀 方 面 的 文 憲 , 希 望 可 以 找 到 良 方 妙 法 去 改 變 自 己 的 性 取 向 。 可 惜 越 看 就 越 叫 人 失 望 , 因 為 根 本 沒 有 真 正 有 效 的 方 法 。 最 後 在 畢 業 前 的 幾 個 月 , 我 只 好 又 走 上 輔 導 這 條 路 。 我 內 心 的 千 言 萬 語 還 可 有 誰 共 鳴 ?

因 為 害 怕 教 會 知 道 , 沒 有 找 他 們 替 我 輔 導 。 我 只 是 偷 偷 走 到 學 校 裡 的 一 個 基 督 教 輔 導 組 織 求 助 。 輔 導 員 是 一 位 西 人 牧 師 , 一 個 很 慈 祥 的 長 者 。 奇 怪 的 是 他 並 沒 有 指 責 我 的 性 取 向 , 反 而 鼓 勵 我 要 多 認 識 一 些 同 性 戀 朋 友 。 他 承 認 自 己 對 這 個 課 題 認 識 不 多 , 但 他 相 信 「 愛 」 才 是 整 本 聖 經 的 主 旨 。 其 實 , 跟 他 約 見 前 , 我 是 作 了 很 多 禱 告 的 , 所 以 他 對 我 的 接 納 , 我 會 相 信 是 神 透 過 祂 的 僕 人 對 我 說 話 , 心 結 也 解 了 不 少 。回 港 以 後 , 參 加 過 不 少 教 會 的 聚 會 , 但 總 覺 得 自 己 與 人 格 格 不 入 , 無 法 投 入 。 理 由 很 簡 單 , 要 打 入 一 個 屬 世 的 社 交 圈 子 , 各 人 還 可 以 帶 著 自 己 最 美 麗 的 面 具 示 人 ; 可 是 , 要 打 進 一 個 屬 靈 圈 子 , 一 個 稱 為 「 家 」 的 地 方 , 就 必 須 以 心 靈 誠 實 去 看 待 你 的 「 弟 兄 姊 妹 」 。 可 惜 , 我 就 連 這 樣 都 辦 不 到 。 認 識 主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卻 不 能 與 他 們 深 交 , 倒 不 如 不 認 識 。 但 家 是 一 定 要 返 的 , 在 兩 難 的 情 況 下 , 我 只 好 做 個 游 牧 式 的 "Sunday Christian" , 將 自 己 隱 藏 在 崇 拜 的 人 群 中 , 一 被 發 現 , 開 始 有 人 關 心 , 就 是 轉 教 會 的 時 候 。

「 一 個 人 在 途 上 」 的 感 覺 越 來 越 濃 厚 了 。 這 也 帶 我 進 到 第 三 度 接 受 輔 導 的 經 歷 。

這 次 我 選 擇 了 一 個 著 名 的 基 督 教 輔 導 機 構 。 輔 導 員 是 一 位 中 年 弟 兄 。 開 始 時 他 並 沒 有 表 明 對 同 性 戀 的 立 場 , 接 觸 多 了 , 我 明 白 到 他 是 反 對 的 , 他 肯 定 的 告 訴 我 同 性 戀 是 罪 。 我 又 再 次 感 到 十 分 彷 徨 , 為 甚 麼 神 要 這 樣 作 弄 我 呢 ? 當 初 那 位 西 人 牧 師 不 是 說 過 您 會 接 納 我 麼 ? 為 何 出 爾 反 爾 ? 那 個 才 是 真 理 呢 ? 我 再 次 求 告 神 給 我 一 個 指 引 。

正 在 那 段 期 間 , 我 偶 然 發 現 了 一 個 同 性 戀 者 出 沒 的 地 方 , 這 是 一 個 使 我 認 識 其 他 同 性 戀 者 的 機 會 , 但 這 位 輔 導 員 卻 極 力 勸 阻 。 終 於 , 他 提 出 終 止 輔 導 。 這 才 不 過 幾 節 的 輔 導 而 矣 ! 我 不 禁 有 種 強 烈 被 遺 棄 的 感 覺 。 為 何 一 個 政 府 的 社 工 可 以 見 我 三 年 也 不 放 棄 , 所 謂 基 督 教 的 輔 導 卻 是 那 樣 絕 情 ? 同 性 戀 者 真 的 那 樣 可 憎 嗎 ? 最 後 我 問 他 一 個 問 題 , 我 是 否 應 該 參 加 教 會 。 若 我 參 加 的 話 , 我 希 望 以 一 個 真 正 的 自 我 去 參 加 , 再 不 假 裝 異 性 戀 者 , 甚 至 以 一 個 非 基 督 徒 的 身 份 去 參 加 , 因 為 如 果 同 性 戀 是 罪 , 我 就 不 敢 妄 誇 自 己 是 基 督 徒 , 免 得 沾 污 主 耶 穌 的 名 。 試 問 一 個 明 知 有 罪 又 不 肯 認 罪 的 人 怎 可 能 是 個 基 督 徒 ? 我 這 問 題 得 來 的 答 案 是 個 「 不 」 字 。 他 認 為 要 是 我 以 真 我 示 人 , 會 令 其 他 弟 兄 姊 妹 不 安 , 對 他 們 會 造 成 不 良 影 響 。

聽 完 這 番 話 , 我 的 心 碎 了 。 這 次 我 踏 出 輔 導 室 , 同 時 也 踏 出 基 督 教 。 我 不 明 白 , 救 恩 不 是 神 白 白 施 予 的 麼 ? 為 甚 麼 儘 管 我 如 此 渴 慕 , 卻 被 拒 之 門 外 。 突 然 間 , 一 切 都 完 了 。 我 所 深 信 的 天 國 福 音 , 原 來 與 我 無 份 ; 我 多 年 的 「 知 心 友 」 耶 穌 原 來 從 未 認 過 我 這 個 朋 友 ; 我 甚 至 不 是 神 所 揀 選 的 子 民 。 同 性 戀 對 我 來 說 究 竟 是 個 「 罪 」 , 還 是 「 上 帝 的 咒 詛 」 呢 ? 我 的 人 生 意 義 在 那 裡 呢 ? 倒 不 如 今 天 就 讓 我 死 去 吧 ! 因 為 對 於 一 個 同 性 戀 者 來 說 , 根 本 沒 有 明 天 。

就 這 樣 , 我 有 一 年 的 時 間 沒 有 上 教 會 , 沒 有 祈 禱 , 沒 有 唱 詩 , 沒 有 看 聖 經 , 沒 有 稱 自 己 做 基 督 徒 。 表 面 上 我 好 像 活 得 很 開 心 , 可 是 在 我 的 心 靈 深 處 , 我 只 是 個 酒 肉 行 屍 , 沒 法 得 到 真 正 的 滿 足 。 我 總 相 信 這 世 界 不 可 能 沒 有 神 , 只 是 基 督 教 的 神 未 必 是 真 神 , 就 算 是 , 祂 也 未 必 是 個 愛 世 人 的 神 。 我 開 始 主 動 接 觸 其 他 宗 教 , 並 再 次 發 出 禱 告 , 這 次 我 抹 掉 地 上 一 切 的 教 義 , 單 單 的 向 那 位 創 造 宇 宙 萬 物 的 神 呼 求 , 說 : 「 神 啊 ! 我 不 認 識 您 , 不 知 您 是 那 個 宗 教 的 神 , 求 您 給 我 知 道 。 」

終 於 , 在 同 年 秋 天 一 個 晚 上 , 就 發 生 了 一 件 令 我 畢 生 難 忘 的 事 情 。

當 晚 我 遇 上 一 個 陌 生 男 子 , 他 偽 裝 同 性 戀 者 , 力 勸 我 到 一 所 時 鐘 酒 店 「 開 房 」 , 繼 而 劫 去 我 當 時 差 不 多 整 個 月 工 資 的 金 錢 。 對 於 一 個 初 出 茅 廬 的 我 來 說 , 這 經 歷 實 在 是 個 很 大 的 挫 折 , 除 了 金 錢 損 失 外 , 最 大 的 傷 害 莫 過 於 是 人 的 尊 嚴 。 正 當 賊 人 和 他 的 一 個 後 來 才 出 現 的 同 黨 用 盡 難 聽 的 說 活 在 辱 罵 我 時 , 我 感 覺 我 裡 面 突 然 一 遍 死 寂 , 什 麼 聲 音 都 聽 不 見 。 在 我 面 前 指 手 劃 腳 的 兩 個 人 , 彷 彿 不 是 人 , 而 是 「 天 使 」 。 神 很 清 楚 的 告 訴 我 這 一 切 都 是 祂 安 排 的 。 我 犯 了 罪 , 同 時 亦 都 受 到 教 訓 。

那 夜 , 我 是 何 等 難 過 , 回 家 一 言 不 發 , 關 上 房 門 , 獨 自 的 流 淚 , 卻 又 不 敢 放 聲 大 哭 , 怕 被 家 人 發 現 。 我 為 自 己 所 作 的 羞 愧 。 我 再 一 次 脆 在 神 面 前 認 罪 、 悔 改 , 並 翻 開 聖 經 , 頌 讀 大 衛 犯 罪 後 所 寫 的 詩 篇 ﹙ 詩 : 51 ﹚ , 然 後 作 了 這 樣 的 一 個 禱 告 , 我 說 : 「 神 啊 ! 求 你 赦 免 我 所 犯 的 罪 , 就 是 離 棄 了 您 和 把 人 當 作 洩 欲 的 工 具 。 但 至 於 「 同 性 戀 」 , 撫 心 自 間 , 我 實 在 無 罪 可 認 。 多 年 以 來 我 用 盡 千 方 百 計 都 無 法 叫 自 己 改 變 , 不 管 是 先 天 或 後 天 , 這 條 路 不 是 我 自 己 願 意 選 擇 的 。

翌 日 , 正 好 是 禮 拜 日 , 一 年 沒 有 踏 足 教 會 的 我 決 定 從 投 神 的 懷 抱 。 沒 有 刻 意 選 擇 , 只 是 隨 便 走 到 一 間 就 近 的 教 會 做 禮 拜 , 奇 蹟 就 出 現 了 。 當 日 這 教 會 的 崇 拜 主 題 竟 然 正 好 就 是 「 認 罪 悔 改 」 , 每 一 首 的 詩 歌 都 是 為 我 的 心 情 度 身 訂 造 似 的 , 甚 至 連 選 讀 的 經 文 亦 正 是 我 昨 晚 抽 讀 的 那 段 詩 篇 。 當 牧 師 結 束 講 道 時 , 他 說 : 「 你 的 罪 已 經 被 赦 免 了 ! 」 。 這 句 話 深 深 的 感 動 我 , 這 是 神 親 自 向 我 說 的 。

這 時 , 我 真 的 高 興 極 了 。 我 覺 得 神 很 愛 我 , 祂 的 靈 就 在 我 的 四 周 , 甚 至 進 到 我 裡 面 。 直 至 這 刻 , 我 才 曉 得 原 來 神 和 人 可 以 這 麼 親 近 。 這 天 , 神 啟 示 了 我 一 直 在 尋 找 的 四 個 疑 問 :

1 ) 基 督 教 的 神 就 是 唯 一 的 真 神 , 我 不 再 需 要 四 處 尋 覓 。 這 個 教 會 亦 就 是 我 可 落 腳 的 地 方 , 因 為 在 這 裡 我 遇 見 了 神 。

2 ) 神 愛 世 人 , 而 不 是 我 原 先 想 像 那 樣 , 造 我 出 來 又 要 滅 我 。 祂 不 惜 安 排 昨 晚 的 一 切 和 今 天 的 崇 拜 , 以 及 我 多 年 來 的 掙 扎 經 歷 , 為 的 是 要 領 我 回 羊 群 。 祂 不 單 叫 我 知 罪 , 而 且 亦 赦 免 我 的 罪 。

3 ) 同 性 戀 不 是 罪 ; 福 音 乃 是 為 那 些 知 罪 又 肯 認 罪 悔 改 的 人 而 設 的 , 我 沒 有 為 我 的 性 取 向 「 認 罪 」 , 而 神 卻 毫 無 保 留 地 接 納 我 , 藉 此 見 證 了 神 並 沒 有 排 斥 同 性 戀 , 因 為 「 聖 靈 與 我 們 的 心 同 證 我 們 是 神 的 兒 女 」 ﹙ 羅 馬 書 8 章 16 節 ﹚ 。 我 也 深 深 領 受 到 羅 馬 書 8 章 35 - 39 節 所 說 的 世 上 沒 有 任 何 的 人 或 事 可 以 使 我 們 與 基 督 的 愛 隔 絕 。

4 ) 我 終 於 找 到 我 的 人 生 意 義 。 眼 見 在 同 志 圈 中 , 有 多 少 人 像 我 過 去 一 樣 過 著 絕 望 、 沒 有 明 天 的 生 活 。 他 們 是 極 需 要 神 的 愛 , 可 惜 現 今 的 教 會 只 會 拒 他 們 於 門 外 , 甚 至 趕 盡 殺 絕 , 叫 他 們 陷 入 無 助 消 極 的 境 況 。 作 為 一 個 同 志 基 督 徒 , 就 在 那 天 , 第 一 次 聽 到 神 對 我 生 命 的 呼 召 : 我 要 為 祂 作 見 證 , 把 神 愛 同 性 戀 者 這 個 訊 息 帶 到 同 志 圈 中 。 當 下 我 就 立 志 要 一 生 一 世 的 跟 主 腳 蹤 。

感 謝 神 , 不 久 之 後 , 神 帶 領 我 參 加 了 「 基 恩 之 家 」 ﹙ 即 當 時 的 香 港 十 份 一 會 之 宗 教 小 組 ﹚ 。 參 加 了 兩 次 聚 會 我 便 加 入 職 員 會 。 在 這 裡 , 我 第 一 次 享 受 到 在 神 家 裡 弟 兄 姊 妹 彼 此 真 誠 交 通 的 甜 蜜 , 大 家 再 沒 有 任 何 隔 膜 , 是 一 個 真 正 的 團 契 。 在 這 裡 , 我 領 悟 到 聖 經 如 何 被 人 曲 解 、 誤 譯 , 以 至 濫 用 作 為 排 斥 同 性 戀 者 和 其 他 弱 勢 群 體 的 武 器 , 這 正 正 違 背 了 主 耶 穌 要 我 們 「 愛 人 如 己 」 的 最 大 誡 命 。

今 日 , 倘 若 有 人 問 我 對 同 性 戀 的 看 法 , 我 會 說 它 不 是 一 個 「 缺 憾 」 , 也 不 是 一 個 「 罪 」 , 更 不 是 一 個 「 咒 詛 」 , 而 是 神 給 我 很 特 別 的 一 份 「 祝 福 」 。 但 願 這 祝 福 也 可 以 變 成 千 千 萬 萬 同 志 們 的 祝 福 。

回頁頂

晴 雨 的 信 仰 歷 程

(轉載自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出版《婦女經驗與婦女牧養》,版權為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所有 )

記 得 聖 經 有 這 樣 的 故 事 「 兩 個 人 的 禱 告 」 :

一 個 法 利 賽 人 , 自 言 自 語 地 說 : 「 神 啊 , 我 感 謝 你 , 我 不 像 別 人 貪 婪 , 姦 淫 , 不 義 , 心 也 無 詭 詐 , 也 不 像 別 人 那 樣 違 反 你 的 誡 命 , 更 不 像 這 個 稅 吏 。 」 那 個 稅 吏 遠 遠 地 站 著 , 連 舉 目 望 天 也 不 敢 , 只 捶 著 胸 說 : 「 神 啊 , 求 你 垂 聽 我 的 禱 告 , 伸 手 助 我 , 懇 求 你 開 恩 憐 憫 我 這 個 罪 人 ! 」

耶 穌 肯 定 的 說 : 「 任 何 人 若 自 以 為 大 , 自 以 為 義 , 必 要 降 低 。 然 而 , 那 些 自 卑 的 承 認 自 己 需 要 神 的 寬 恕 與 幫 助 的 , 必 要 升 高 ; 神 必 向 他 施 予 憐 憫 , 使 他 為 大 。 」 ( 路 十 八 章10-14)

上 述 的 聖 經 故 事 常 常 的 感 動 著 我 , 我 就 像 那 個 稅 吏 一 樣 , 作 為 基 督 徒 ( 女 同 志 ) 那 份 被 認 為 是 比 一 般 人 低 微 的 身 份 , 常 使 我 在 禱 告 中 向 神 呼 求 ! 主 啊 ! 若 你 肯 , 我 立 即 可 離 開 這 困 擾 , 但 在 七 年 來 的 禱 告 中 , 神 給 我 的 答 案 確 實 使 我 感 到 驚 訝 。 以 下 我 想 透 過 「 身 份 的 迷 失 」 、 「 在 教 會 的 醒 悟 」 、 及 「 愛 中 體 驗 神 的 形 象 」 等 三 個 不 同 主 題 , 與 各 位 分 享 我 的 見 證 。

我 出 身 自 一 個 貧 困 的 家 庭 , 有 八 兄 弟 姊 妹 , 我 排 行 第 六 。 父 母 並 沒 有 學 識 但 為 人 講 求 道 義 , 所 以 我 們 雖 然 窮 , 但 窮 得 有 骨 氣 。 童 年 充 滿 歡 樂 , 每 年 中 秋 節 , 不 論 怎 樣 沒 錢 , 爸 爸 仍 然 可 以 給 我 們 玩 燈 籠 , 父 母 的 愛 和 兄 弟 姊 妹 的 情 伴 我 成 長 。

唸 小 五 的 時 候 , 偶 然 有 一 次 跟 女 同 學 們 談 論 心 目 中 的 白 馬 皇 子 時 , 開 始 發 現 自 己 的 異 樣 , 為 什 麼 與 她 們 不 同 , 在 我 心 裡 並 找 不 到 白 馬 皇 子 的 影 兒 , 有 的 只 是 對 白 雪 公 主 的 傾 慕 ! 內 心 的 秘 密 , 從 來 不 承 認 亦 不 向 人 訴 說 。 不 久 因 家 境 貧 困 , 十 四 歲 時 開 始 過 著 半 工 讀 的 生 涯 。 面 對 工 作 間 的 成 人 世 界 時 , 方 曉 得 自 己 的 性 傾 向 是 不 被 社 會 所 接 納 , 生 怕 連 自 己 也 被 拒 絕 , 故 此 終 不 敢 承 認 , 對 自 己 的 傾 向 一 直 採 取 否 定 的 態 度 。 十 五 歲 時 有 男 孩 子 追 求 , 他 人 品 雖 然 不 錯 , 可 是 自 己 總 感 到 很 不 自 在 , 最 終 都 是 推 卻 。 當 時 亦 感 到 自 己 十 分 異 常 , 更 因 此 而 想 過 自 殺 , 卻 沒 勇 氣 實 踐 。

漫 長 而 孤 單 的 成 長 歲 月 中 , 學 懂 了 寄 情 工 作 和 進 修 , 親 情 和 友 情 亦 十 分 重 要 , 一 直 支 撐 著 我 活 下 去 。 廿 二 歲 時 , 認 識 一 位 比 我 年 長 五 歲 的 女 上 司 , 她 在 工 作 上 對 我 循 循 善 誘 , 甚 至 在 工 餘 時 也 義 務 替 我 補 習 英 文 , 日 夕 相 對 , 使 我 原 有 的 防 線 被 衝 破 , 在 不 知 不 覺 中 對 她 產 生 愛 慕 之 情 。 這 種 感 覺 有 如 觸 電 , 難 以 解 釋 , 亦 無 法 解 釋 , 非 常 真 實 。 接 著 的 四 年 相 處 , 身 邊 的 朋 友 漸 少 , 後 來 只 得 我 倆 挽 手 同 行 , 那 對 我 來 說 , 是 初 戀 , 是 真 情 , 並 沒 有 不 自 在 的 感 覺 , 一 切 都 是 自 然 的 流 露 。 有 一 天 她 媽 媽 對 我 表 示 , 很 希 望 在 有 生 之 年 ( 伯 母 年 老 且 患 有 癌 症 ) , 看 到 女 兒 結 婚 生 仔 。 對 伯 母 一 番 說 話 , 我 十 分 明 白 , 亦 定 意 默 默 地 離 開 她 , 永 遠 也 不 再 見 。

不 能 與 人 傾 談 , 唯 有 孤 獨 地 面 對 感 情 挫 折 , 二 年 來 只 想 躲 避 所 有 人 和 這 世 界 , 最 終 發 現 原 來 我 想 躲 避 的 , 竟 然 是 自 己 。 我 彷 彿 連 一 個 容 身 的 角 落 也 找 不 到 , 只 想 到 或 許 離 開 這 世 界 , 才 能 呼 吸 自 由 的 空 氣 。 在 這 個 絕 望 的 時 刻 , 多 謝 耶 穌 藉 遠 方 的 童 年 友 伴 , 回 港 與 我 相 遇 , 當 時 有 很 多 疑 問 , 世 上 真 的 有 神 嗎 ? 衪 為 何 這 樣 殘 忍 待 我 , 十 八 年 來 我 過 的 是 怎 樣 的 生 活 , 難 以 用 筆 默 形 容 , 亦 從 不 敢 認 真 地 寫 日 記 恐 被 人 發 現 , 就 連 面 對 這 位 童 年 好 友 , 我 也 不 敢 說 出 真 相 , 只 有 半 真 半 假 的 說 是 失 戀 , 工 作 失 意 等 。 幸 而 好 友 體 恤 我 , 與 我 分 享 約 伯 記 , 使 我 感 印 象 最 深 的 , 是 約 伯 的 一 番 說 話 : 「 我 知 道 , 你 萬 事 都 能 做 , 你 的 旨 意 不 能 攔 阻 。 誰 用 無 知 的 言 語 使 你 的 旨 意 隱 藏 呢 ? 我 所 說 的 是 我 不 明 白 的 ; 這 些 事 太 奇 妙 , 是 我 不 知 道 的 。 」 我 決 意 不 以 放 棄 生 命 為 解 脫 唯 一 途 徑 , 反 要 努 力 追 尋 神 的 旨 意 , 立 志 要 在 衪 的 引 領 下 尋 找 我 是 誰 , 再 不 是 狹 隘 於 我 個 人 的 意 願 ! 於 是 我 返 教 會 了 。

九 三 年 開 始 返 教 會 , 在 這 些 日 子 裡 , 對 聖 經 的 話 語 盡 力 謹 守 , 學 習 與 弟 兄 姊 妹 彼 此 服 事 , 又 努 力 事 奉 , 視 教 會 為 第 二 個 家 。 事 實 上 , 有 時 碰 到 導 師 講 解 某 些 經 文 , 對 我 來 說 真 的 如 同 刀 割 ! 例 如 創 世 紀 十 九 章 所 多 瑪 的 罪 、 羅 馬 書 一 章 有 關 同 性 戀 罪 等 。 曾 經 嘗 試 問 一 位 美 藉 牧 師 , 如 果 教 會 中 有 同 性 戀 者 , 牧 師 會 怎 樣 看 待 呢 ? 牧 師 的 回 答 相 當 清 楚 , 且 態 度 堅 決 : 「 “ 同 性 戀 是 罪 ” 一 定 要 改 變 , 牧 者 會 盡 力 協 助 他 改 變 , 若 仍 不 肯 悔 改 , 促 請 其 離 開 教 會 亦 是 有 必 要 的 。 」 期 後 每 當 我 獨 自 一 人 在 家 中 , 總 會 號 啕 大 哭 跪 拜 神 , 呼 求 衪 醫 治 及 改 變 我 , 不 要 離 棄 我 ,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 誰 比 神 更 有 能 力 去 愛 我 這 個 不 可 愛 的 人 呢 ? 自 此 之 後 我 一 直 很 執 著 , 不 願 冒 犯 神 , 甚 至 自 己 心 裡 , 亦 經 常 痛 斥 同 性 戀 者 , 指 責 他 們 的 軟 弱 無 能 , 竟 向 罪 低 頭 。

這 裏 要 感 激 神 的 安 排 , 讓 我 返 教 會 一 年 後 , 進 修 社 工 課 程 , 認 識 有 關 心 理 成 長 方 面 的 知 識 , 四 年 來 對 我 幫 助 不 少 。 但 同 樣 發 現 教 會 的 有 色 眼 鏡 比 一 般 人 更 甚 , 且 多 少 成 了 迫 逼 的 源 頭 , 尤 其 對 殘 弱 者 、 女 性 及 處 於 婚 姻 困 境 的 人 , 他 們 在 教 會 中 是 沒 有 地 位 , 被 視 為 次 等 會 友 , 他 們 的 意 見 少 被 重 視 , 被 迫 成 為 沉 默 的 一 群 !

對 於 同 志 的 問 題 , 我 的 思 考 開 始 由 個 人 拓 展 至 社 會 性 、 世 界 性 的 問 題 。 更 有 機 會 接 觸 到 有 關 同 志 團 體 , 甚 至 基 督 徒 , 客 觀 而 抽 身 地 看 別 人 的 問 題 , 使 我 更 清 楚 自 己 的 境 況 , 坦 白 說 當 中 的 掙 扎 痛 苦 , 可 謂 得 到 共 鳴 。 可 是 基 於 對 信 仰 的 忠 心 和 堅 持 , 仍 使 我 拒 絕 承 認 自 己 跟 他 們 一 樣 , 對 他 們 的 遭 遇 視 作 陌 路 人 , 亦 不 表 認 同 。

察 覺 到 作 女 性 基 督 徒 已 不 簡 單 , 還 要 作 女 性 同 志 基 督 徒 , 難 度 非 常 高 ! 在 痛 哭 祈 禱 中 , 再 一 次 向 神 表 明 心 跡 : 「 主 ! 我 不 願 冒 犯 你 , 誓 死 忠 於 教 會 所 教 導 , 求 主 開 路 改 變 我 心 , 使 我 走 你 喜 悅 的 道 路 , 要 不 就 把 我 收 回 去 , 寧 願 伴 你 左 右 , 也 不 願 偏 離 你 的 道 。 」

五 年 以 來 , 教 會 的 教 導 與 自 我 肯 定 的 過 程 中 , 鬥 爭 得 非 常 厲 害 。 每 當 夜 欄 人 靜 時 , 心 中 的 思 念 、 傾 向 、 使 我 越 覺 難 以 明 瞭 , 神 到 底 要 我 怎 樣 回 應 才 對 , 多 年 來 「 要 求 改 變 」 是 否 只 屬 於 個 人 的 一 廂 情 願 ? 神 多 年 來 對 我 說 的 又 是 甚 麼 ? 衪 讓 我 看 的 又 是 甚 麼 ? 為 甚 麼 我 看 見 的 不 是 罪 的 典 範 , 叫 我 止 步 、 回 轉 ! 我 所 看 到 的 是 一 群 人 的 需 要 , 他 們 需 要 神 的 愛 和 安 慰 ! 主 , 到 底 一 班 有 著 共 同 處 境 的 人 , 在 這 表 面 看 來 是 和 平 的 世 代 中 , 卻 有 著 「 生 不 如 死 」 一 樣 的 掙 扎 , 歷 時 至 少 十 多 年 、 三 十 多 年 甚 或 更 多 , 尤 其 是 基 督 徒 ! 他 們 不 是 神 的 兒 女 嗎 ? 不 被 救 贖 嗎 ? 誰 有 資 格 替 神 回 答 這 樣 的 問 題 ? 又 有 誰 比 他 們 自 己 更 明 白 他 們 的 際 遇 ? 我 仍 舊 只 有 向 神 祈 求 , 請 衪 的 旨 意 為 我 顯 明 。

終 於 九 八 年 神 開 路 , 在 偶 然 機 會 下 , 讓 我 知 悉 基 恩 之 家 有 一 個 佈 道 會 , 主 題 是 有 關 「 同 志 與 神 的 關 係 」 。 決 定 去 參 與 之 前 , 我 求 問 神 若 你 要 我 去 , 你 便 親 自 的 帶 我 去 , 因 我 從 未 去 過 那 個 聚 會 的 地 點 , 只 是 大 概 知 道 在 中 環 , 我 決 定 不 看 地 圖 , 亦 不 問 路 人 , 若 我 能 在 聚 會 時 間 前 5 分 鐘 找 到 那 個 地 方 , 就 是 神 你 的 允 許 。 一 切 非 常 順 利 , 在 沒 有 行 錯 路 或 碰 釘 的 情 況 下 , 我 終 於 踏 入 一 個 , 一 直 被 我 視 為 邪 惡 的 地 方 。 使 我 改 觀 的 是 他 們 一 張 張 親 切 友 善 的 面 容 , 有 愛 心 和 真 誠 的 接 待 , 敬 拜 時 的 投 入 , 彷 彿 神 就 在 我 面 前 , 我 毫 無 掩 飾 , 第 一 次 感 受 到 完 全 地 「 心 靈 誠 實 」 敬 拜 衪 , 並 得 到 真 正 釋 放 的 滋 味 , 沉 重 多 年 的 心 情 , 首 次 可 以 輕 鬆 起 來 。

其 後 , 分 別 地 返 兩 間 教 會 , 給 我 的 感 覺 是 神 釋 放 了 我 多 年 的 綑 綁 , 做 人 也 輕 鬆 起 來 了 , 且 比 前 更 為 積 極 投 入 工 作 、 學 習 及 參 與 事 奉 。 在 踏 入 二 千 年 , 特 別 在 工 作 的 經 歷 之 中 , 領 受 神 的 呼 召 , 願 意 終 生 為 神 所 用 。 為 了 更 深 的 去 追 隨 神 的 腳 步 , 故 向 所 屬 教 會 的 傳 道 人 , 講 述 自 己 的 經 歷 , 並 徵 詢 有 關 裝 備 的 事 情 。 感 恩 神 的 帶 領 , 傳 道 人 非 常 有 耐 性 聆 聽 我 的 經 歷 , 並 盡 力 去 理 解 我 的 感 受 , 對 我 在 神 裡 面 的 追 求 和 忠 心 服 事 , 她 甚 為 欣 賞 , 使 我 自 覺 卑 微 的 人 得 回 應 有 的 尊 嚴 , 感 激 之 餘 永 遠 也 不 會 忘 記 她 那 支 持 的 眼 神 。

可 是 其 後 , 教 會 的 堂 主 任 和 執 事 亦 知 道 此 事 , 不 單 不 允 許 我 再 返 教 會 , 或 到 學 院 作 有 關 裝 備 , 更 想 把 我 的 傾 向 , 向 我 的 家 人 ( 經 常 有 參 與 教 會 聚 會 ) 陳 明 , 幸 被 傳 道 人 及 時 阻 止 。 他 們 更 嚴 厲 地 指 責 傳 道 人 包 庇 罪 , 今 後 她 所 探 訪 的 弟 兄 姊 妹 , 並 傾 談 的 所 有 內 容 , 處 理 方 式 等 , 必 須 一 一 向 各 同 工 報 告 。 傳 道 人 亦 同 意 合 作 , 唯 一 的 是 有 關 姓 名 不 願 透 露 , 否 則 弟 兄 姊 妹 的 私 隱 權 未 被 尊 重 。 經 此 一 役 , 我 深 受 傷 害 , 七 年 以 來 , 教 會 經 常 所 講 的 所 謂 愛 心 , 如 泡 沫 一 樣 幻 滅 , 這 份 屬 天 的 愛 心 , 脆 弱 得 比 不 上 我 地 上 屬 世 的 親 人 , 我 深 信 我 地 上 的 父 母 , 當 知 道 我 的 傾 向 時 , 對 我 的 愛 仍 不 會 變 , 但 我 實 在 不 想 把 自 己 身 上 的 痛 苦 和 壓 力 , 分 給 他 們 , 因 此 , 才 不 想 他 們 知 道 ! 同 時 , 我 亦 替 傳 道 人 難 過 , 她 所 尊 重 的 同 工 , 對 她 的 斥 責 毫 不 留 情 。

教 會 往 往 定 意 他 / 她 是 有 問 題 ( 犯 罪 ) , 若 不 立 即 改 變 , 要 勒 令 離 開 教 會 ! 牧 者 以 為 叫 人 離 開 教 會 , 就 是 解 決 所 有 問 題 的 最 好 辦 法 , 老 實 說 , 對 於 未 信 者 來 說 , 可 謂 啼 笑 皆 非 ! 試 問 一 個 罪 人 又 怎 可 能 在 沒 有 神 的 帶 領 下 , 單 靠 自 己 的 能 力 可 以 將 自 身 的 問 題 省 思 及 處 理 好 呢 ? 若 果 他 / 她 這 一 次 僥 倖 成 功 , 他 / 她 還 會 相 信 有 神 和 依 靠 祂 嗎 ? 若 果 他 / 她 失 敗 , 他 / 她 還 有 顏 面 見 神 嗎 ? ( 就 算 他 / 她 覺 得 有 , 牧 者 都 未 必 有 同 感 ) , 那 麼 到 底 一 個 罪 人 , 是 否 要 等 他 / 她 自 己 先 清 洗 掉 罪 後 , 才 能 去 見 神 呢 ? 牧 者 的 神 學 見 解 到 底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呢 ? 抑 或 是 為 了 教 會 行 政 方 便 起 見 , 唯 有 犧 牲 那 些 麻 煩 費 時 的 會 眾 !

我 向 來 以 為 牧 者 的 工 作 , 是 為 神 看 守 羊 群 , 想 不 到 他 們 不 求 問 主 人 的 同 意 , 任 意 地 把 羊 群 看 作 私 人 財 產 , 任 意 挑 選 , 可 愛 的 留 下 來 , 不 可 愛 的 便 驅 逐 出 羊 欄 , 免 得 麻 煩 ! 多 年 在 教 會 的 領 受 , 得 到 一 點 醒 悟 , 每 個 人 都 有 機 會 成 為 法 利 賽 人 或 稅 吏 , 聖 經 的 教 訓 本 來 是 神 對 每 一 個 人 說 話 , 並 非 叫 你 拿 來 作 攻 擊 別 人 的 武 器 。 要 知 道 神 的 話 語 大 有 能 力 , 可 安 慰 人 也 可 擊 殺 人 , 關 鍵 在 於 身 為 牧 者 , 是 否 應 反 思 他 的 職 責 是 安 慰 弟 兄 姊 妹 , 還 是 擊 殺 他 們 ! 情 形 就 如 擁 有 一 身 屬 靈 裝 備 的 戰 士 , 向 著 手 無 吋 鐵 的 弟 兄 姊 妹 揮 舞 利 劍 。

事 實 上 , 看 人 如 同 看 聖 經 一 樣 , 即 要 全 面 地 察 看 整 體 , 而 不 應 斷 章 取 義 ( 單 單 按 人 某 一 方 面 的 表 現 ) , 便 妄 下 斷 言 指 其 不 合 神 的 心 意 , 並 裁 決 其 全 人 不 能 得 救 ! 他 / 她 與 神 的 關 係 有 多 深 , 你 可 知 道 ? 心 裡 縱 流 著 淚 , 仍 樂 意 高 歌 讚 頌 神 ! 因 深 信 , 神 明 白 自 己 的 一 切 並 給 予 憐 憫 安 慰 。

在 此 也 得 總 結 , 神 在 我 廿 五 年 來 的 掙 扎 中 , 所 作 的 事 , 從 而 確 信 我 是 衪 的 女 兒 , 由 衪 親 自 創 造 , 有 著 衪 的 樣 式 。 昔 日 , 衪 沒 有 讓 我 獨 自 面 對 困 惑 , 親 自 主 動 地 把 我 從 死 亡 的 邊 緣 尋 回 , 並 伴 著 我 一 起 經 歷 衪 那 份 愛 , 使 我 深 感 不 配 ! 我 之 所 以 在 重 擔 壓 心 頭 的 日 子 中 , 仍 有 能 力 藉 社 工 的 工 作 去 傳 遞 “ 愛 ” , 全 憑 神 愛 我 , 衪 使 我 能 。 衪 親 臨 伴 我 成 長 , 使 我 漸 漸 發 現 , 原 來 我 也 有 神 的 美 好 形 象 , 我 毋 須 再 因 自 己 某 一 部 份 本 質 與 人 有 別 , 而 拖 垮 自 己 整 個 人 ; 雖 然 別 人 卻 誤 解 地 , 抽 著 我 其 中 一 個 特 質 , 來 全 盤 否 定 我 整 個 人 ! 他 這 樣 做 , 也 不 一 定 就 是 合 神 心 意 ! 試 問 誰 又 能 猜 透 神 的 心 意 呢 , 我 亦 只 是 順 服 於 衪 所 命 定 的 生 活 而 矣 。

在 基 恩 之 家 , 神 為 我 預 備 了 一 位 愛 侶 , 這 禮 物 是 我 從 來 沒 想 過 會 有 的 。 更 有 趣 的 是 我 與 愛 侶 樣 貌 十 分 相 似 , 不 論 是 否 認 識 我 們 的 人 , 也 把 我 們 誤 以 為 是 孖 生 的 ! 事 實 我 們 同 出 於 神 , 所 以 長 相 相 似 並 非 希 奇 ! 雖 說 長 相 酷 似 , 但 性 格 卻 各 具 獨 特 , 在 我 們 相 處 的 過 程 中 , 尤 其 每 當 彼 此 要 為 對 方 作 出 讓 步 , 或 遷 就 時 , 特 別 體 會 到 神 所 講 愛 的 真 諦 是 怎 樣 的 , 就 是 委 身 和 接 納 。

我 倆 終 在 九 九 年 三 月 , 在 神 和 一 位 我 十 分 敬 重 的 教 會 姊 妹 , ( 她 既 是 異 性 戀 者 , 並 經 常 鼓 勵 我 不 斷 向 神 追 求 ) 面 前 宣 告 成 為 彼 此 伴 侶 。 感 恩 的 是 我 們 的 婚 姻 生 活 得 蒙 神 的 悅 納 , 並 為 我 們 預 備 合 適 的 居 所 。 我 倆 在 人 生 路 上 , 幾 經 爭 扎 和 挫 敗 , 可 謂 鍛 鍊 有 數 的 , 但 在 相 愛 的 過 程 中 , 仍 會 為 一 些 少 事 而 爭 吵 。 神 就 是 我 們 雙 方 家 長 , 亦 是 最 公 平 , 每 次 都 在 靜 下 來 祈 禱 時 , 幫 助 我 們 放 低 自 己 , 重 修 破 裂 的 關 係 , 之 後 我 倆 的 感 情 比 前 更 成 熟 更 甜 蜜 。 故 此 , 我 們 特 別 體 會 到 神 是 重 視 人 的 關 係 , 當 我 倆 有 任 何 掙 執 時 , 定 會 各 自 安 靜 祈 禱 , 先 求 神 寬 恕 我 們 , 再 學 習 與 心 愛 的 人 重 建 相 處 的 關 係 。

婚 姻 和 性 愛 似 乎 是 不 能 分 割 , 性 生 活 會 否 使 我 倆 感 到 羞 恥 ? 面 對 這 個 很 莊 重 的 問 題 時 , 我 倆 抱 著 誠 懇 而 自 重 的 態 度 回 應 , 只 希 望 藉 此 讓 別 人 更 明 白 , 我 倆 與 神 之 間 的 關 係 而 矣 。 倘 若 諸 君 看 見 我 們 坦 誠 的 分 享 , 感 到 嘔 心 或 加 以 負 面 批 評 , 我 只 可 以 回 答 , 長 久 以 來 , 那 些 以 為 這 世 界 只 為 他 們 “ 異 性 戀 ” 而 設 的 人 , 亦 說 了 很 多 很 多 使 我 們 聽 來 同 樣 覺 得 嘔 心 的 “ 性 ” 話 題 , 對 我 們 來 說 同 樣 不 好 受 。 但 經 長 期 的 訓 練 和 適 應 , 我 終 於 可 以 安 然 地 , 接 納 別 人 與 我 有 所 不 同 , 相 信 各 位 諸 君 若 願 意 , 同 樣 可 以 做 得 到 求 同 存 異 的 豁 達 。

神 按 自 己 的 形 象 造 人 , 也 包 括 性 能 力 在 內 , 我 和 伴 侶 既 具 有 神 的 形 象 , 二 人 同 心 , 甘 苦 與 共 , 並 願 意 在 愛 中 彼 此 服 事 。 “ 性 ” 只 不 過 是 其 中 一 種 表 達 愛 的 方 式 , 相 信 對 於 任 何 一 雙 , 有 神 同 在 的 基 督 徒 夫 婦 來 說 , 都 會 同 意 這 說 法 , 並 且 無 愧 地 面 對 他 們 二 人 的 親 密 關 係 。 然 而 我 倆 不 單 愛 對 方 , 更 深 深 被 對 方 那 份 真 摯 和 尊 重 的 情 感 所 牽 動 , 內 心 滿 載 溫 馨 和 幸 福 ! 感 謝 神 ! 衪 常 在 愛 中 與 我 們 同 在 , 並 且 讓 我 們 重 得 伊 甸 園 的 純 真 , 二 人 赤 身 露 體 , 並 不 羞 恥 !

我 願 神 的 靈 繼 續 與 我 們 同 在 , 並 耐 心 地 盼 望 有 一 天 , 人 類 可 以 赤 誠 地 彼 此 尊 重 , 無 彊 界 ( 種 族 、 國 界 、 傷 健 、 性 別 及 性 取 向 等 ) , 一 同 敬 拜 歌 頌 神 , 對 衪 創 世 的 美 意 不 存 懷 疑 , 甘 心 樂 意 地 將 一 切 榮 耀 歸 予 我 們 的 三 位 一 體 的 上 帝 。 回頁頂



牢籠...釋放...自由遨翔天空中

大 約 十 五 歲 我 便 開 始 返 教 會 。 當 初 不 是 為 了 尋 找 什 麼 人 生 信 仰 這 樣 遙 遠 的 事 , 而 是 應 一 位 同 學 邀 請 , 她 的 教 會 舉 辦 了 一 個 夏 令 營 。 從 來 未 接 觸 過 宗 教 , 在 這 三 日 兩 夜 的 日 子 裏 我 感 受 到 教 會 裏 的 人 那 份 真 誠 與 關 懷 , 自 始 便 因 為 人 的 原 故 吸 引 到 教 會 聚 會 。 其 中 最 大 的 吸 引 力 是 — 那 一 位 比 我 大 十 年 的 姐 姐 。 她 對 我 很 好 , 關 懷 備 至 , 時 常 和 我 談 論 聖 經 。 當 然 我 是 醉 翁 之 意 , 沒 有 心 裝 載 神 的 說 話 , 卻 很 享 受 與 她 一 起 時 那 一 份 歡 愉 的 感 覺 , 但 這 份 感 覺 一 直 沒 有 向 她 表 達 。 久 而 久 之 , 自 己 亦 開 始 讀 聖 經 、 聽 詩 歌 。 我 暗 暗 的 向 神 祈 禱 , 若 可 以 的 話 保 守 祝 福 我 和 她 的 關 係 。 怎 料 有 一 次 無 意 中 翻 開 羅 馬 書 , 晴 天 霹 靂 , 經 上 說 女 人 和 女 人 、 男 人 和 男 人 是 一 件 可 恥 的 事 。 當 下 感 到 好 像 被 打 入 十 八 層 地 獄 , 自 始 很 怕 在 任 何 聚 會 中 查 考 羅 馬 書 , 在 講 台 上 的 訊 息 也 傳 遞 著 對 同 性 戀 的 不 認 同 。 屋 漏 偏 逢 連 夜 雨 , 教 會 是 這 樣 , 就 連 社 會 當 時 正 值 開 始 高 談 闊 論 同 性 戀 。 人 們 把 這 種 戀 愛 模 式 說 得 很 負 面 , 到 現 在 還 很 清 晰 的 記 得 何 守 信 在 電 視 上 呼 籲 : 「 家 長 們 如 果 發 現 子 女 有 同 性 戀 傾 向 , 便 要 留 意 他 們 的 行 為 。 」 聽 罷 那 刻 自 己 感 到 好 像 是 一 個 通 緝 犯 , 彷 彿 跌 入 無 底 深 淵 , 令 我 更 加 逃 避 、 收 藏 自 己 的 性 傾 向 。 深 怕 家 人 、 同 學 、 教 會 的 朋 友 發 現 , 自 己 亦 開 始 留 意 自 己 的 言 談 舉 止 、 外 貌 , 不 要 粗 魯 、 要 穿 裙 , 還 要 在 人 前 偽 裝 對 異 性 有 興 趣 , 但 內 心 深 處 又 有 誰 共 鳴 呢 ? 很 寂 寞 、 很 孤 單 , 不 敢 和 任 何 人 說 , 也 討 厭 、 憎 恨 自 己 有 這 種 性 取 向 。 自 殺 的 念 頭 更 加 是 「 必 然 」 的 事 , 只 是 怕 痛 才 沒 有 這 樣 做 。 當 時 我 沒 有 選 擇 離 開 教 會 , 一 方 面 是 因 為 我 和 弟 兄 姊 妹 關 係 良 好 , 捨 不 得 離 開 他 們 , 另 一 方 面 我 仍 相 信 上 帝 的 存 在 , 只 是 不 想 再 翻 開 聖 經 。 這 樣 矛 盾 的 、 流 離 浪 蕩 的 日 子 一 過 便 是 十 多 年 。

大 約 兩 年 前 我 開 始 認 為 自 己 的 人 生 不 應 該 是 這 樣 , 很 辛 苦 。 每 當 遇 上 自 己 喜 歡 的 女 性 , 為 什 麼 我 不 能 向 她 們 表 達 ? 實 在 不 能 再 忍 受 下 去 , 於 是 在 網 上 找 到 一 個 女 同 志 組 織 , 鼓 起 了 無 比 的 勇 氣 , 戰 戰 兢 兢 的 自 己 一 個 人 參 加 同 志 活 動 。 在 一 次 活 動 中 認 識 了 一 位 基 督 徒 , 我 便 把 握 機 會 問 她 同 性 戀 是 不 是 罪 。 然 而 她 的 答 案 未 能 解 決 我 心 中 的 礙 難 , 她 邀 請 我 到 基 恩 聚 會 。 初 時 我 認 為 這 種 教 會 不 過 是 自 圓 其 說 , 賣 花 當 然 一 定 是 讚 花 香 吧 ! 抱 著 看 看 也 無 妨 的 心 態 便 去 了 。 第 一 次 踏 入 基 恩 的 感 覺 印 象 猶 深 , 不 知 為 何 當 時 我 的 情 緒 很 波 動 , 內 心 有 什 麼 的 翻 滾 著 , 心 跳 加 速 , 我 很 想 哭 出 來 , 心 裡 不 斷 的 質 問 上 帝 : 「 怎 麼 搞 的 ! ! 你 有 沒 有 搞 錯 ! ! 為 什 麼 會 有 這 樣 的 一 間 教 會 出 現 的 ? ? 你 不 是 說 同 性 戀 是 罪 嗎 ? 你 是 不 是 在 玩 弄 我 ? ? 」 我 很 努 力 的 按 著 自 己 激 動 的 情 緒 。 第 二 次 到 基 恩 聚 會 時 , 心 裡 仍 有 「 餘 震 」 , 很 想 哭 : 「 上 帝 呀 ! ! 你 怎 樣 搞 的 ? ? 」 事 實 擺 在 眼 前 , 這 樣 的 一 間 教 會 真 的 存 在 , 為 什 麼 ?

我 把 這 個 問 題 放 在 心 裡 , 嘗 試 放 下 以 前 固 有 的 看 法 , 以 一 個 開 放 的 態 度 從 新 去 尋 找 同 性 戀 是 不 是 罪 。 我 繼 續 參 加 基 恩 的 聚 會 , 與 基 恩 的 弟 兄 姊 妹 分 享 同 性 戀 這 個 議 題 , 當 中 有 些 人 確 信 自 己 已 被 上 帝 接 納 , 有 些 仍 是 一 個 問 號 , 甚 至 有 些 人 一 走 了 之 。

我 求 問 上 帝 給 我 答 案 , 因 為 祂 應 許 尋 找 的 就 尋 得 見 。 感 謝 祂 給 我 說 了 以 下 的 說 話 , 讓 我 明 白 了 不 少 :

「 這 百 姓 用 嘴 唇 尊 敬 我 , 心 卻 遠 離 我 。 他 們 將 人 的 吩 咐 , 當 作 道 理 教 導 人 , 所 以 拜 我 也 是 枉 然 。 」 ( 約 7 : 6 - 7 ) 神 讓 我 明 白 到 人 會 有 意 無 意 的 把 自 己 的 一 套 說 成 是 上 帝 的 真 理 。 這 些 人 的 道 理 變 成 看 不 見 、 摸 不 到 的 思 想 框 框 , 就 好 像 一 個 網 把 原 先 在 大 海 中 自 由 自 在 暢 泳 的 魚 圍 入 了 一 個 特 定 的 空 間 裏 。 當 年 社 會 負 面 的 報 導 、 教 會 的 教 導 下 令 我 也 認 為 同 性 戀 是 要 不 得 的 情 感 , 是 羞 恥 、 違 反 自 然 、 不 道 德 的 。

「 你 們 查 考 聖 經 , 因 為 你 們 以 為 內 中 有 永 生 。 給 我 作 見 證 的 就 是 這 經 。 然 而 你 們 不 肯 到 我 這 裡 來 得 生 命 。 」 (約 5 : 39 - 40) 人 把 聖 經 高 舉 , 過 於 上 帝 , 死 守 規 條 , 更 甚 的 是 用 聖 經 去 批 判 別 人 道 德 操 守 , 但 卻 不 肯 回 家 照 鏡 。 上 帝 讓 我 明 白 聖 經 是 用 來 見 證 神 , 藉 著 聖 經 , 我 可 以 認 識 神 是 一 位 怎 樣 的 神 。 更 加 明 白 到 我 不 是 從 聖 經 中 得 永 生 , 而 是 我 用 心 靈 、 誠 實 去 相 信 上 帝 , 從 而 得 永 生 。

「 你 要 盡 心 、 盡 性 、 盡 意 , 愛 主 你 的 神 。 這 是 誡 命 中 的 第 一 , 且 是 最 大 的 。 其 次 也 相 倣 , 就 是 愛 人 如 己 。 這 兩 條 誡 命 , 是 律 法 和 先 知 一 切 道 理 的 總 綱 。 」 (太 22 : 37 - 40) 上 帝 讓 我 明 白 在 這 個 信 仰 當 中 , 最 重 要 的 是 愛 。 第 一 是 愛 祂 , 其 次 就 是 愛 人 如 己 。 雖 然 愛 很 抽 象 , 沒 有 特 定 的 意 識 形 態 , 但 可 以 用 心 感 受 得 到 。 真 正 的 愛 是 不 會 給 人 有 個 置 諸 死 地 、 令 人 窒 息 的 感 覺 。

「 真 理 必 叫 你 們 得 以 自 由 。 」 ( 約 8 : 3 2 ) 真 正 的 真 理 是 令 人 得 自 由 和 釋 放 。 上 帝 讓 我 明 白 若 那 些 聽 罷 是 令 人 如 此 否 定 自 己 、 令 自 我 形 象 低 落 、 內 心 是 如 此 困 惑 的 , 那 不 是 真 理 。

「 萬 物 是 藉 著 他 造 的 。 凡 被 造 的 , 沒 有 一 樣 不 是 藉 著 他 造 的 。 生 命 在 他 裏 頭 , 這 生 命 就 是 人 的 光 . . . . . 光 是 真 光 , 照 亮 一 切 生 在 世 上 的 人 。 」 (約 1 : 3 - 9) 光 照 亮 一 切 生 在 世 上 的 人 , 也 包 括 了 我 。 除 了 「 神 愛 世 人 」 , 這 一 節 經 文 令 我 更 加 相 信 , 上 帝 沒 有 離 棄 我 。

慢 慢 的 、 點 點 滴 滴 從 聖 經 中 和 從 自 己 切 切 實 實 的 生 活 中 尋 找 並 發 現 得 到 上 帝 接 納 我 的 確 據 , 體 驗 到 上 帝 的 話 原 來 是 需 要 反 覆 思 考 , 最 重 要
的 是 我 和 上 帝 之 間 是 沒 有 人 的 阻 隔 。 現 在 我 明 白 為 何 我 要 經 歷 那 段 不 愉 快 的 年 日 , 不 是 因 為 我 的 性 向 , 而 是 衪 要 我 到 祂 的 跟 前 , 直 接 從 祂 那 裏 領 受 真 理 、 更 加 明 白 衪 的 說 話 。 祂 想 要 我 做 的 , 是 認 識 祂 、 認 識 愛 。

回頁頂

重 新 去 認 識 您

「 見 證 」 對 於 以 前 的 我 來 說 , 只 是 一 個 很 陌 生 的 名 詞 , 雖 然 也 曾 經 聽 過 , 但 總 覺 得 和 自 己 沾 不 上 關 係 , 當 我 返 了 基 恩 之 後 , 有 許 多 次 的 機 會 聽 到 一 些 弟 兄 姊 妹 分 享 他 們 的 見 證 , 每 一 次 當 我 聽 完 之 後 都 會 產 生 一 個 疑 問 : 他 們 真 的 能 與 神 接 觸 嗎 ? 可 以 聽 得 到 神 的 說 話 嗎 ? 他 們 形 容 那 種 聖 靈 的 感 動 究 竟 是 甚 麼 的 一 回 事 ? 但 是 從 他 們 的 眼 神 裡 邊 , 我 得 出 一 份 很 真 、 很 興 奮 和 很 滿 足 的 感 覺 。 除 了 好 奇 之 外 , 我 很 替 他 們 開 心 , 因 為 他 們 找 到 了 精 神 上 的 寄 托 。 在 這 個 時 候 , 自 己 心 底 裡 不 期 然 地 問 : 「 不 知 道 自 己 會 不 會 有 那 一 種 感 動 呢 ? 」

其 實 在 我 十 多 歲 的 時 候 , 我 已 經 相 信 有 神 的 存 在 , 覺 得 神 是 無 處 不 在 的 , 祂 會 化 身 不 同 的 臉 孔 , 不 同 的 形 態 , 所 以 什 麼 天 主 教 、 佛 教 、 道 教 … … 對 於 我 來 說 都 是 沒 有 分 別 , 因 為 我 覺 得 都 是 同 一 個 神 , 最 重 要 的 是 導 人 向 善 , 不 要 做 壞 事 。 雖 然 我 相 信 有 神 , 但 是 我 覺 得 自 己 不 需 要 祂 , 可 能 從 小 學 起 便 有 這 種 感 覺 是 因 為 自 己 是 讀 天 主 教 小 學 , 每 日 都 要 在 烈 日 當 空 下 唸 經 文 , 那 些 修 女 又 非 常 惡 , 在 當 時 弱 小 心 靈 的 我 留 下 不 大 好 的 印 像 。 中 學 的 時 候 , 也 有 一 兩 次 參 加 團 契 的 經 歷 , 但 感 覺 也 是 一 般 。 直 至 我 出 來 工 作 後 認 識 了 一 些 教 會 朋 友 , 也 參 加 了 幾 次 的 聚 會 , 初 時 的 感 覺 很 好 , 他 們 的 熱 情 雖 然 有 少 許 壓 迫 感 , 在 這 友 善 的 氣 氛 下 我 再 次 接 觸 神 , 不 幸 也 當 我 還 未 有 機 會 去 了 解 多 一 點 的 時 候 , 我 身 邊 的 教 友 已 經 非 常 「 善 意 」 的 勸 我 要 注 意 一 些 言 行 舉 止 要 像 一 個 正 常 男 孩 子 , 否 則 發 展 下 去 會 是 非 常 嚴 重 。 其 實 我 自 己 也 發 覺 有 人 在 背 後 指 指 點 點 笑 我 「 也母 型 」 , 但 我 覺 得 這 不 是 我 的 錯 呀 , 我 只 是 做 回 自 己 , 又 沒 有 傷 害 其 他 人 , 為 甚 麼 說 話 「 陰 聲 細 氣 」 也 要 被 批 評 , 要 改 變 呢 ? 他 們 口 中 常 常 說 神 的 偉 大 , 只 要 你 一 心 向 著 祂 , 相 信 祂 , 祂 一 定 會 接 納 和 愛 護 我 。 為 甚 麼 他 們 說 的 和 做 出 來 的 是 兩 碼 子 的 事 ? 而 且 當 時 的 我 也 完 全 知 道 自 己 的 性 取 向 , 內 心 也 非 常 憎 恨 自 己 , 不 接 受 自 己 , 再 加 上 由 小 到 大 不 斷 被 人 恥 笑 、 傷 害 和 在 自 卑 心 理 下 , 我 開 始 有 點 怨 恨 神 , 為 甚 麼 要 創 造 我 這 種 人 ? 為 甚 麼 我 所 走 的 路 要 比 別 人 痛 苦 ? 在 忿 怒 、 傷 心 和 不 甘 心 被 擺 佈 的 情 況 下 , 我 再 次 錯 過 與 神 接 觸 的 機 會 , 而 且 在 我 心 目 中 也 開 始 抗 拒 與 教 會 的 人 有 聯 繫 , 我 亦 對 自 己 說 沒 有 神 的 安 排 , 我 也 要 活 得 更 開 心 。

跟 著 的 日 子 裡 , 我 經 歷 了 許 多 風 風 雨 雨 , 在 生 活 中 不 斷 的 跌 倒 , 再 爬 來 的 過 程 中 學 習 , 我 開 始 接 受 自 己 、 肯 定 自 已 , 我 盡 量 將 我 過 去 痛 苦 和 被 傷 害 的 經 歷 收 藏 在 心 底 裡 不 去 觸 摸 它 , 因 為 每 一 次 的 回 望 令 我 有 刺 痛 的 感 覺 , 但 當 我 覺 得 自 己 生 活 得 很 如 意 , 順 利 的 時 候 , 我 總 是 覺 得 缺 少 了 一 些 東 西 , 常 常 變 得 沒 有 安 全 感 , 心 靈 上 常 有 一 種 空 虛 失 落 的 感 覺 , 就 算 我 有 了 男 朋 友 , 大 家 感 情 發 展 得 很 穩 定 , 生 活 一 切 都 漸 上 軌 道 , 那 種 感 覺 仍 然 不 時 會 出 現 , 不 過 當 時 的 我 也 不 太 注 意 , 心 想 人 的 情 緒 總 有 起 起 伏 伏 , 想 得 太 多 對 自 己 無 益 , 都 要 不 要 自 尋 煩 惱 罷 !

不 過 神 的 安 排 就 是 很 奇 妙 , 當 我 以 為 祂 應 該 不 會 再 出 現 在 我 的 生 命 中 的 時 候 , 我 的 一 位 要 好 的 中 學 同 學 邀 請 我 返 基 恩 , 當 時 我 腦 海 裡 便 浮 現 出 我 八 年 前 第 一 次 返 基 恩 的 情 況 , 那 是 一 座 在 中 環 附 近 的 一 個 教 堂 , 夏 天 炎 熱 的 氣 溫 下 有 大 約 一 百 人 的 集 會 , 我 當 時 都 沒 有 抱 太 大 的 期 望 , 只 是 覺 得 同 志 辦 的 教 會 又 是 甚 麼 的 景 象 ? 老 實 說 , 當 時 的 氣 氛 我 一 點 也 感 受 不 到 是 一 個 教 會 , 更 似 是 一 個 交 朋 結 友 的 大 集 會 , 從 大 部 份 人 的 眼 光 中 , 我 相 信 他 們 想 來 結 識 人 多 過 神 , 更 多 時 候 他 們 在 集 會 後 才 來 , 吃 飯 後 更 會 有 卡 啦 o k 等 餘 興 節 目 , 可 以 說 是 越 夜 越 美 麗 , 而 且 從 大 部 份 人 的 談 話 中 , 我 感 覺 不 到 有 「 靈 性 」 , 以 上 的 種 種 只 是 我 自 己 個 人 的 感 覺 和 體 會 , 因 為 我 只 是 返 了 兩 次 便 回 去 英 國 讀 書 , 唯 一 的 得 著 便 是 在 教 會 重 遇 我 的 一 位 多 年 不 見 的 中 學 同 學 罷 ! 所 以 對 於 我 同 學 的 邀 請 不 感 到 太 雀 躍 , 也 沒 有 想 太 多 , 當 是 一 個 朋 友 聚 會 好 了 。 事 實 真 的 令 我 很 意 外 , 八 年 後 再 次 踏 進 基 恩 , 地 方 明 顯 細 了 幾 倍 , 人 數 也 只 是 三 四 十 人 , 除 了 一 兩 張 似 曾 熟 悉 的 面 孔 外 , 大 部 份 都 是 很 陌 生 的 , 他 們 臉 上 都 帶 著 淺 淺 的 微 笑 , 沒 有 過 份 的 熱 情 , 但 使 人 舒 服 , 整 個 崇 拜 都 有 板 有 眼 , 原 先 我 還 以 為 會 很 沉 悶 , 相 反 地 我 異 常 投 入 , 第 一 次 覺 得 聖 經 內 的 道 理 原 來 與 我 們 息 息 相 關 , 聚 會 後 我 感 覺 到 一 份 寧 靜 。 但 真 真 正 正 令 我 改 變 的 是 在 二 零 零 一 年 七 月 一 日 的 中 午 , 那 天 的 崇 拜 有 別 於 平 日 的 崇 拜 , 因 為 當 日 是 基 恩 成 立 九 週 年 的 日 子 , 我 記 得 當 日 大 家 坐 在 地 上 , 唱 出 不 同 的 詩 歌 去 讚 頌 神 的 偉 大 , 其 實 許 多 的 詩 歌 我 都 不 大 熟 悉 , 但 當 我 看 著 幻 燈 片 上 的 歌 詞 時 , 內 心 有 一 種 很 難 受 的 感 覺 , 眼 淚 不 受 控 制 的 流 下 來 , 腦 海 不 斷 湧 現 以 前 不 開 心 的 經 歷 , 我 當 時 感 到 很 愕 然 , 有 一 種 很 強 烈 要 釋 放 自 己 的 衝 動 , 總 是 覺 得 有 一 種 力 量 觸 摸 著 我 內 心 的 最 深 處 , 但 奇 怪 的 是 我 並 不 感 到 痛 苦 , 卻 有 一 種 釋 放 後 的 輕 鬆 , 跟 著 我 在 心 內 對 神 說 : 「 神 啊 ! 如 果 剛 才 發 生 的 一 切 是 你 的 旨 意 及 再 次 要 我 回 到 你 的 面 前 , 我 願 意 重 新 去 認 識 你 , 給 我 一 個 機 會 罷 ! 」 當 我 說 完 後 感 到 很 靜 , 很 靜 , 不 是 環 境 的 寧 靜 , 是 我 心 境 的 平 靜 。

跟 著 的 日 子 裡 , 我 便 開 始 閱 讀 聖 經 、 返 團 契 、 崇 拜 , 嘗 試 從 不 同 的 辦 法 去 了 解 我 相 信 的 神 是 甚 麼 的 一 回 事 , 幸 運 地 在 基 恩 裡 我 得 到 許 多 弟 兄 姊 妹 的 幫 助 和 分 享 下 , 我 更 明 確 的 知 道 自 己 的 選 擇 是 對 的 , 我 不 但 找 到 神 的 存 在 , 而 且 祂 更 與 我 同 在 , 分 享 我 的 與 樂 、 苦 和 悲 。 信 主 後 給 我 有 一 份 非 言 語 能 形 容 到 的 安 全 感 , 雖 然 在 生 活 上 我 仍 然 會 遇 到 困 難 或 挫 折 , 但 神 給 了 我 信 心 , 因 為 我 並 不 是 孤 獨 上 路 , 我 有 神 帶 領 著 我 。 我 非 常 開 心 可 以 跟 大 家 分 享 我 對 神 的 感 覺 , 真 的 很 奇 妙 , 也 感 到 很 幸 福 , 其 實 這 份 幸 福 大 家 都 可 以 擁 有 , 只 是 你 能 打 開 心 扉 , 全 心 全 意 的 去 投 入 便 可 以 做 到 !
頭像
嬌玫愛
群組:正式會員
 
文章: 7
註冊時間: 02.2014
Gender:

回到 "單身男女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