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成員叛逃人數倍增

「伊斯蘭國」勢力越來越大,有必要關注其是否淪為末日之戰。

版主: 小或小鐵


伊斯蘭國成員叛逃人數倍增

文章礙主无悔 » 2015年 10月 28日 , 16:06

不守戒律、殘暴無端、生活品質低落 伊斯蘭國成員叛逃人數倍增

簡嘉宏 2015年09月22日 12:46

產生縮網址
當初熱血加入IS的聖戰士,在目睹IS內部的墮落後,如今紛紛失望的離開。(美聯社)
當初熱血加入IS的聖戰士,在目睹IS內部的墮落後,如今紛紛失望的離開。(美聯社)
在外界眼中,2014年6月底宣布建國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是一個紀律嚴明、真誠信奉真主、物質生活無虞、為聖戰(Jihad)奮鬥的組織,吸引了全球成千上萬的聖戰士前往投靠,勢力橫跨歐亞非3大洲。

曾經,他們攻佔了全球媒體的版面,曾經,殘忍斬首的畫面令人們恐懼,曾經,摧枯拉朽的攻城掠地讓西方國家震驚,但根據1份對IS叛逃者的訪談報告內容指出,這個讓全球聖戰士嚮往不已的伊斯蘭國盛況,可能已是曾經。

@SamHarrisSays seems there's also such a thing as an ISIS 'defector' and they can just blend right back into society http://t.co/0aOrCWpX2q

— bobby (@bob682) 2015 9月 21日
58名叛逃者

這份名為《受害者、兇手與資產:IS叛逃者的自述》(Victims, Perpetrators, Assets : The Narratives of Islamic State Defectors)的報告,由英國倫敦國王學院極端主義國際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 ICSR)主任紐曼(Peter Neumann)親自執筆,對今年叛逃的58名IS成員進行訪談,據悉,近1/3的叛逃者集中於今年夏季離開IS。

紐曼強調,這些願意受訪的叛逃者冒著被IS追殺與報復,以及遭母國監禁的風險,出面陳述他們在IS的親身遭遇。這些叛逃者大多由土耳其離開IS,當時一起逃離的同伴若在途中不幸被抓,往往遭到殺害。

ICSR指稱,報告中訪談的58名叛逃者僅是冰山一角(only a fraction),據叛逃者供稱,IS裡還有許多成員想盡辦法要離開,「不是正在策劃,就是已經在路上」。


「根本不是那回事」

受訪的IS叛逃成員中,部分承認當初加入IS是為了享受優渥的物質生活,但後來逐漸發現,「好日子根本輪不到他們」,另外2名叛逃者則在知道要擔任自殺炸彈客後,開始打退堂鼓,萌生去意。

其中,大多數的叛逃者均稱,IS對異教徒與什葉派穆斯林的殘暴無端是他們決定離開的主因,「IS根本不是代表自由的力量,而是殘忍濫殺無辜的暴徒集團」,只要違背IS頒佈的禁令,違者就被會被冠上「背叛者(apostate)」的稱號,隨後處決。


同時,IS成員並不如對外宣稱的那般遵守伊斯蘭戒律,成員大多貪汙、追求奢華享受。

報告中,1名敘利亞少年烏薩德(Usaid Barho)指出,他曾打開身上的炸彈背心,口中卻喊著「我穿了炸彈背心,但我不想引爆」,另1名阿布(Abu Ibrahim)則說,IS限制離境的做法,讓他覺得「活在監獄中」。


IS敗象已露

ICSR希冀這份報告的問世能夠喚醒對IS仍抱有幻想的支持者,勸阻他們不要前往加入IS,報告內容「非但提供了IS不為人知的內部狀況,這些陳述還可以成為最有力的負面教材」,相當程度地戳破了IS處心積慮想要塑造的美好形象。

ICSR指出,這些叛逃者都願意和盤托出知悉的一切,但是,許多國家對這些IS成員的法律追訴,讓他們為之卻步,另外,出面恐引來IS的追殺也是考量之一,ICSR呼籲,各國可提供這些叛逃者誘因,例如把他們視為汙點證人,提供的情報越有用,「面臨的刑責越小」。

由美國國務院負責管理的推特帳號「想清楚,轉身離開」(Think Again Turn Away),推文的內容常是有關IS的負面消息,跨出打擊IS網路宣傳的第1步。

ICSR認為,這些叛逃者的訪談內容可信度極高,由他們從忠心耿耿的信奉者,紛紛成為亟欲逃離的叛逃者來看,IS的敗象已露。
頭像
礙主无悔
群組:正式會員
 
文章: 19
註冊時間: 08.2014
Gender:

回到 "伊斯蘭國ISIL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