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份子「從良」現身說法 勸阻年輕世代勿跳火坑

「伊斯蘭國」勢力越來越大,有必要關注其是否淪為末日之戰。

版主: 小或小鐵


恐怖份子「從良」現身說法 勸阻年輕世代勿跳火坑

文章礙主无悔 » 2015年 10月 28日 , 16:06

恐怖份子「從良」現身說法 勸阻年輕世代勿跳火坑
簡嘉宏 2015年06月09日 09:30

產生縮網址
班奇拉里娓娓道出遭扭曲的聖戰並非那麼浪漫。(美聯社)
班奇拉里娓娓道出遭扭曲的聖戰並非那麼浪漫。(美聯社)
「有天,法國監獄的獄友得知我曾是基地組織(al-Qaeda)的成員,直對我說好酷,當時我對他說『不,你錯了,這樣一點也不酷』」。

曾為恐怖分子的反恐講師班奇拉里(Mourad Benchellali)
滿腔熱血加入基地

現年33歲的班奇拉里出生於阿爾及利亞(Algeria),小時候隨父母與2個兄長移居法國,19歲那年,班奇拉里前往阿富汗加入了基地組織,美軍轟炸阿富汗山區時,班奇拉里逃往巴基斯坦,遭美軍俘虜。

班奇拉里隨後被送到美國海軍位於古巴的關塔納摩監獄(Guantanamo)服刑2年半,獲釋後,班奇拉里對關塔納摩監獄提出告訴,要求美國政府對他刑求進行賠償。



班奇拉里目前的身分是一名講師,對象是法國、比利時與瑞士的青少年,內容則是那段「不堪的恐怖分子經歷」,希望以親身的經歷勸阻有意前往敘利亞或其他中東國家投效伊斯蘭戰鬥組織的年輕世代。


在一場場的座談會中,班奇拉里故意不說教,而是對青少年們講述過去那段身為恐怖分子的時光,他還自爆即使已成為了基地組織的成員,「我到離開前根本連槍都沒有碰過」。

破除虛構的聖戰迷思

班奇拉里自陳,當時19歲的他把聖戰想像得十分美好,「我覺得是件浪漫的事」,直到真正加入後,才知道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班奇拉里與其他新成員必須在高熱的氣溫中進行體能戰技訓練,武器使用課程也不會少,晚間則是大家共同觀看宣傳影片,軍事化帶來的緊張生活,讓所有新進成員沒多久就感到麻木,「想離開嗎?抱歉,切結書上載明至少須待滿60天」。


班奇拉里離開關塔納摩監獄後,2006年,全家被法國警方指控殺害支持車臣獨立的俄國人,班奇拉里的大哥精通毒物,利用母親的洗面霜罐裝滿「蓖麻毒蛋白」(ricin),毒死被害人。父母親被迫離開法國回到故鄉,班奇拉里與兄長則在法國監獄服刑後出獄。


說起自身的恐怖活動經歷,班奇拉里形容「你就像被迫捲進一具大機器裡,彷彿被丟入另一個時空」。

力阻年輕世代跳火坑

歐洲各國防堵青少年加入極端恐怖組織不遺餘力,紛紛成立親子熱線或其他工具來降低思想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受教義魅惑而誤入歧途。除了親子熱線,每周至少一場的座談會也是讓年輕世代了解極端組織的場所。

曾加入基地組織的班奇拉里(右)對台下年輕世代開獎。(美聯社)
曾加入基地組織的班奇拉里(右)對台下年輕世代開講。(美聯社)
班奇拉里是目前法國境內唯一由恐怖分子「從良」(returnee)成為反恐講師的人,起初,歐洲各國擔憂班奇拉里是否帶著攻擊計畫假裝歸順,再伺機發動攻擊,但漸漸的,他們發現,百分百合作的班奇拉里是最好的警世活教材。

他們稱班奇拉里為「樣板」(former),他的親身經歷絕非紙上談兵的教官可以比擬,班奇拉里從恐怖組織中存活下來,對於恐怖組織的內幕與不堪知之甚詳,對於破除外界對於極端組織鼓吹聖戰的浪漫美化印象,最具說服力。


目前,法國境內有逾1200人有意願前往敘利亞加入聖戰,在歐美國家中人數最多,英國則是成立了網路通報系統「對抗暴力極端組織(Against Violent Extremism)」,英國倫敦國王學院極端主義國際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 ICSR)主任紐曼(Peter Neumann)分析,「總不能都是恐怖組織的聲音,必須有人來告訴大家聖戰士真實的另外一面」。
頭像
礙主无悔
群組:正式會員
 
文章: 19
註冊時間: 08.2014
Gender:

回到 "伊斯蘭國ISIL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