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反擊達文西密碼

信仰小品,一般講道與信息分享。

轉貼--反擊達文西密碼

文章ishmael » 2012年 8月 19日 , 00:55

轉貼--反擊達文西密碼:
達文西密碼反擊

閔泳珍

今年在全球英語國家最暢銷的書就是《達文西密碼》,此書乃是由小說家丹布朗 (Dan Brown)著作而成。自從發行上市以來,該書至少已售出四百三十多萬本並在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中高踞不下,同時也翻譯成各種不同語言,並在各國亦受到歡迎;時下的人們即使沒讀過也可能聽說過這本書。有些基督教國家甚至禁止進口或翻譯這本書;很顯然的,由於這是一本很吸引人的小說,所以不管是天主教或是新教的教會,都會把它當成危及基督信仰的一本書看待。

《達文西密碼》該小說的故事情節出奇地簡單:即是兩大族群世代以來的爭奪糾纏;負有保護歷史人物耶穌文史資料及聖杯重任的秘密組織 – 錫安會,和梵諦岡的效忠派主業會兩派人馬的互相追廝。情節重點在於錫安會將聖杯匿藏於一秘密地點,而主業會則不計一切方法,甚至不惜以謀殺的手段,都要得到該聖杯與其秘密。

聖杯是指耶穌在最後晚餐時,與門徒共飲葡萄酒的那個杯。但基於另一個傳說,有人認為亞利馬太的約瑟用那個杯子收集了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時所流的血,由於這樣的理由,聖杯亦稱為聖血;在過去的兩千年以來,歐洲大陸的基督徒傳說已找到聖杯背後所隱藏的秘密。總而言之,這本小說立基於一個認為聖杯(聖血)所指的是抹大拉的馬利亞或是耶穌的子嗣,也就是由耶穌的血脈和她的血脈的後代傳奇。

基督徒關心這本小說基於許多的原因。首先,該小說的作者蓄意歪曲新約聖經形成的歷史背景。第二,作者藉由書中主角的口傳達出,君士坦丁大帝在主後四世紀宣布基督教為羅馬帝國的國教時,意圖操作耶穌的文史資料並煙滅藏匿有關耶穌人性的許多證據。第三,作者大肆降低曾歷經許多教會謹慎檢視的新約聖經的地位;以提高較少經過檢視,甚至不值得檢驗的耶穌野史的地位,並以野史用來當作小說的情節主幹;如此挑釁的觀點可能會影響基督徒的信仰。

的確,早期的耶路撒冷教會和羅馬教會在基督教的一開始時,有關耶穌的傳統即有些許差異。耶路撒冷教會擁有大量的有關耶穌的歷史傳統,羅馬教會則致力於包括基督論和三一論的神學發展;而這些都逐漸成為被早期教會歷史所接受的事實。然而,問題在於這本小說是根據聖經以外的材料撰寫的,並關連到許多古地名,特別是以新約聖經的編纂者所反對的諾斯底文件編號43092;多馬福音書編號43093;其上說道,抹大拉的馬利亞自始即是耶穌的親密女性同伴。小說並引據在埃及漢馬地(Nag Hammadi)所發現的腓立比書內容,認為耶穌和抹大拉的馬利亞乃是伴侶,甚而親密到互相親嘴,引起門徒不悅;同時宣稱有關耶穌的人性史蹟乃秘密地由耶路撒冷教會保存著;但該腓立比書版本已被視為諾斯底學派的偽經。

該小說更甚而斷言:抹大拉的馬利亞實際上是耶穌的妻子,而迦拿的婚宴其實就是耶穌與她的婚禮,其中變水為酒的奇事就是由身為新郎的耶穌所行的奇蹟。在復活之後,身為耶穌妻子的抹大拉馬利亞,最先見到復活的耶穌(約20:11-18),並且興起成為早期教會與彼得分庭較量的女性領袖。但由於羅馬教會的神父們較喜男性神職人員,故將上述史實藏匿起來。當抹大拉馬利亞和她的跟隨者在教會政治的對抗中失利時,她走避埃及並生了耶穌的女兒,幾年之後遷徙到法國。從她的血脈建立了墨洛溫家族王朝(主後447-750)統治著法國,且由錫安會保衛著耶路撒冷教會的史料;而本小說作者就是著墨於這個故事來大書文章。這些情節其實只根據與耶穌時代相隔兩千年的現代作家Margaret Starbird 所寫的《拿著香膏瓶的女人》”The Woman with the Alabaster Jar” 一書。

小說終究是小說;並不能用小說來證明歷史的事實,小說的撰寫自有其目的;讀者閱讀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一書,若把它當作純小說般閱讀就不會有任何問題。問題的產生在於那些宣稱無法信任聖經紀錄的人,卻對偽經、外經或傳說的內容深信不疑。當我們閱讀這本小說時,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份文獻,不論是主後第四世紀之後的新約聖經正典,或是不受君士坦丁大帝影響的次經,甚或偽經;都不曾提及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的婚姻,或任何耶穌的兒子或女兒血脈的暗示。

其實令基督徒感到震驚的,不只是小說中所論及的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的婚姻,而是作者藉著書中人物一再告訴讀者,《新約聖經》竟是在君士坦丁大帝的授意之下所改寫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君士坦丁大帝是第一個將基督教立為羅馬帝國國教的皇帝;回顧教會歷史,許多教會的重要文獻都是在他統治任內召集彙整的。在主後325年,他所召集的第一次基督教大公會議就是在尼西亞舉行。在此尼西亞大公會議裡,有關三一論,即聖父、聖子、聖靈合稱為一位神的教義即形成;在此耶穌的神性被強調,相對的,耶穌的人性似乎比較不受重視。強調耶穌人性的亞流派(Arius)則被認為是異端。還有新約的二十七卷書的地位也是在此時奠定。

在小說中,君士坦丁大帝立基督教為羅馬帝國國教並非出於自身的信仰,而是為了他的政治野心。他揉合了三個宗教,太陽教,拜火教(亦為太陽教的一種),和基督教(稱呼為羅馬天主教會);稱之為太陽無敵教或是混和教,並如同救世主般的治理。小說中還提及君士坦丁大帝銷毀了與他的宗教原則,或與新約聖經相違背的紀錄來扭曲早期基督教歷史。除此之外,小說還宣稱君士坦丁大帝認為耶穌是一個失敗的彌賽亞,而自己才是統一宗教並羅馬帝國的真正救世主。以小說的論點,基督教的真正創立者並非第一世紀的耶穌,乃是第四世紀的君士坦丁大帝。因此,根據丹布朗的小說「達文西密碼」,今日的基督徒並非信仰歷史上的耶穌,而是君士坦丁立的基督教。

之前在埃及已挖掘出可追溯至第二 - 三世紀時期,以蒲草紙片寫成的許多新約文獻,該文獻並沒有受到君士坦丁大帝的影響。目前有116片的紙片已發表在學術界上,而這些資料業已排除新約聖經在第四世紀後遭到君士坦丁大帝竄改的可能性。

希臘聖經有五千五百份的手抄本,由於每一本手抄本都有稍許的差異,以致於沒有任何兩份抄本是完全一模一樣的。然而如此的差異並非如傳說的君士坦丁大帝般的竄改經文,而大部分是由於在抄寫的複製過程中無心造成的人為疏失。當然,由於讀本有許多版本,也的確難以判斷出哪份才是原始文獻;然而藉著新興起的新約聖經經文批判學,學者已經藉著比對審視這些手抄本來發現最接近原始資料的經文。

若比對在君士坦丁大帝之前,與第四~五世紀君士坦丁大帝統治其間,和第九~十一世紀君士坦丁大帝統治之後的蒲草紙片,即可發現這三個時期所寫下的蒲草紙片內容並無太明顯的差異。在過去兩百多年間來,以科學的方法檢驗聖經手抄本和經文的結果顯示出,新約聖經的經文在傳遞過程中的確無誤。既使在謄寫時有些微疏失,神的話語已經被正確的傳遞下來。由此我們可以結論道,在君士坦丁大帝時期重寫新約聖經,或是大帝命人更改現存的新約文獻等說法都無法成立。而許多在謄寫過程造成的錯誤已經在經文校勘中更正,並且已在全世界以二千種以上的不同語言使用。

有史以來的教會皆就從這現存的許多文獻資料,以神學態度鑒別謄寫的訛誤加以更正後,再傳遞真實無誤的新約聖經給世人。然而,如果我們可以用學者般嚴謹挑剔的觀點來研讀基督教聖經,那麼不僅可以建立自己對聖經的認識,也能夠面對別人對基督教的挑戰,來維護我們的信仰。這也是為何我借用路加福音書作者的話語,再次告訴你們 —

「有好些人提筆作書,述說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路 一:1) 所以親愛的朋友們啊,我從頭仔細查考《達文西密碼》一書,並在此向你解述這本小說內容,目的就是讓你知道你所學的道,真是全然正確的。


【本文作者Dr. Young-Jin Min乃韓國聖經公會現任總幹事】
頭像
ishmael
群組:全區版主
 
文章: 12
註冊時間: 08.2012
Gender:

回到 "信仰貼文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